🐴与🐎

🐴

【历史向】阿尔弗雷德的往事·ä¸è‡ªç”±ï¼Œæ¯‹å®æ­»#35

蒙/莫/斯法院一战大获全胜,虽然敌人在当晩趁夜色撤退,但无论如何,自去年痛失费城后,一场胜利足以鼓舞人心。次日,也就是6月29日,总司令通报嘉奖三军,当天下午五点回师英/吉/利/敦。

30号,正是个大晴天,一轮明晃晃的太阳挂在一碧如洗的天空中,炙烤着大地上的万事万物,好在有几丝微风,勉强带来些清凉。

约翰·è´¹/茨/杰/拉/德觉得自己倒霉透了,眼看着自己的两位同事——阿尔弗雷德和汉/密/尔/顿——前者只穿着单薄的衬衫,袖子卷到手肘,扣子也是能解则解,一手摇着扇子,一手整理着蒙/莫/斯之战伤亡名单;后者则因前日在蒙/莫/斯英勇非常,又负了伤,现在正捧着书,倚在门边纳凉,别提有多悠闲。再看看他自己,坐在总司令身边,哪里敢衣冠不整,只得里三层、外三层地穿着,热得汗珠一颗一颗地从额头往外冒,手上又得拿着笔,一刻也不敢停歇地备份着手头的文件,汗水于是就肆意流淌,有几颗不小心流到眼睛里,疼得难受,这才敢稍微用手去擦一擦,下一刻又得继续工作。

上一份是写给阿/诺/德将军的,下一份是写给李将军的。菲/茨/杰/拉/德默念信上的内容,方便抄录:“我收到了你的来信,我认为你在其中的措辞非常地不恰当……”他抄到这,忽然感觉到一点儿不对劲,他那天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将军是怎么训斥查尔斯·æŽçš„,却也听传言说骂得连树叶子都被震得往下掉,可想而知。

“难道是今天早晨李那封信有问题?”他默默想着,又继续看下一行:“我没有意识到当我遇到你的时候,曾经对你使用过任何非常奇怪的表达方式……如果条件允许,你可以向军队、国会、美国证明你的清白,或者让他们知道……你不听指挥……造成了不必要的、无秩序的、可耻的撤退。”

菲/茨/杰/拉/德又略扫过几眼,他注意到,虽然将军的落款得体大方,但那最后三个贬义词,笔画却异常有力,或者说,是带着一种咬牙切齿的愤怒,那最后一个“l”的收笔原本该轻飘,此时却几乎划破信纸。费茨杰拉德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他猜测着将军到底为什么动怒,手底的工作却不敢停,反而动作要更快些,那字也就像飘起来似的。

好不容易完成抄写,将军却又叫他立刻把信给查尔斯·æŽé€åŽ»ã€‚望着窗外翻涌着热浪的黄土地,费/茨/杰/拉/德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但打死他也不敢抗命。方才起身,却见阿尔伸了个懒腰,带着几分疲惫:“华/盛/顿将军,让我和约翰去吧,都坐一上午了。”他说着,眼神中满是期待。费/茨/杰/拉/德这才敢顺着阿尔的目光去偷偷观察总司令的神色,却见对方一切如常,没有开口,只点头,算是批准。

阿尔像平时一样,跟个小孩似的欢呼一声,拽住费/茨/杰/拉/德就往外跑。后者则心事重重,跟着朋友小跑几步,又实在受不了这烤炉似的烈日,随即停下脚步:“阿尔弗雷德!”他一面呼唤着同伴,一面解开外套扣子,“你不热啊?慢点走,我有事跟你说。”

琼斯中校这才放慢步伐,回过身,却还是一步步倒退着,没个停下来的意思。他的背后,正是灼热的日光,耀得费/茨/杰/拉/德睁不开眼睛,中校却笑着,也不见为这苦夏发愁:“你要说什么?”

“我怀疑查尔斯·æŽç»™æ€»å¸ä»¤å†™äº†ä»€ä¹ˆéš¾å¬çš„话。”他顿了顿,回想着方才将军的表现,“我感觉总司令很生气,第一封信话说得不客气,第二封信说明天要派人逮捕他。”

“有这么严重?!”阿尔心下一惊,“查尔斯·æŽå‰å¤©åˆšè¢«è‡­éª‚一顿,他不敢吧?”

“他有什么不敢?”费/茨/杰/拉/德反驳道,“他之前被俘,不比被骂一顿来得严重,回来之后照样张牙舞爪的。”

“倒也是。”阿尔觉得胸口有些发堵,于是轻叹一口气,“算了,算了,我去问问将军,如果查尔斯·æŽçœŸè¿™ä¹ˆå¯æ¨ï¼Œæˆ‘决不轻饶他!”

“我也这样想。”费/茨/杰/拉/德于是也跟着叹息,“也就是你能去问问将军,安慰两句。看着他不高兴,我心里也难受。”

“我明白。”阿尔于是拍拍朋友的肩膀,“你去送信,我现在就回去。”

等他折返回司令部,汉/密/尔/顿已经不在,只留下华/盛/顿将军一个人沉默着坐在办公桌前,手头上没有工作,却也不见他休息,而是在那里盯着门外发呆。因此,当阿尔弗雷德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将军回过神来似的直了直身子,随手拿过一本册子,心思却显然不在眼前的书本上。

“华/盛/顿将军。”阿尔轻掩门扉,“我有件事想问您。”

“什么事?”总司令的嗓音仍然是沉稳有力,不见异样。

见状,阿尔心里倒有些打鼓,他毕竟没见过回信原件,也不知道将军到底生气没有,查尔斯·æŽåˆåˆ°åº•æœ‰æ²¡æœ‰è¯´ä»€ä¹ˆéš¾å¬è¯ã€‚但是,相较于弄错情况被批评两句“疑神疑鬼”,他更不愿意华/盛/顿将军自己一个人把事情扛下来,毕竟自革命开始以来,将军已独自承担了太多:“我是想问,李将军是不是跟您说了些不好听的,是不是又惹您生气了?”

“约翰告诉你的?”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华/盛/顿将军只是叹息,他本是不想把这事告诉这几位青年副官的,凯/德/沃/拉/德上次决斗的情境还历历在目,他实在是怕这帮血气方刚的孩子又在一时冲动下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他已经尽力克制,却没想到还是让费/茨/杰/拉/德发现,并传到阿尔的耳朵里。

总司令本想着找个理由搪塞,心里却实在难受,怒意裹挟着辛酸,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梗在心头,叫嚣着要冲破他的隐忍和克制,然而他必须克制,这是他作为总司令的职责,但他也需要有个倾诉情感的窗口,更何况这几次战斗表现来看,阿尔的脾气算是收敛不少,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唉,你自己看看吧。”于是他从抽屉里掏出那封信,递到阿尔眼前。

相较于平常的通讯,这一封要长得多,阿尔也没耐心仔细看,只是大略扫视,却也足以令他怒火中烧:“查尔斯·æŽï¼Œä»–要不要脸啊!”他破口大骂,气得拿信纸的手都在微微颤抖,那可怜的纸张也被他攥得皱皱巴巴,“他怎么敢这样说您?什么叫希望以后也能继续尊重您?什么叫这次的确是您做错了?他凭什么?他怎么敢!”说着,阿尔也不顾手上还有信,一拳重重地捣在办公桌上,半晌不说话。

“算了。”见他气成这样,将军反而平静不少,“这种人没必要管他,还记得我跟你说,自有军事法庭来收拾他。”

“倒也是。”听华/盛/顿将军温和地劝慰,阿尔也稍稍消了气,回忆起方才的失态,颇有些脸红,“我还说来宽慰您,现在倒让您又为我费心了。”

“你我之间,什么费心不费心的。”将军冲他一笑,眼角的皱纹越发清晰,难掩的疲惫,“你发一通脾气,我倒觉得好像是自己发了脾气似的,宽心不少。”他仍是笑着,“不过,这事到此为止,身正不怕影子斜,我相信军事法庭会秉公办理,你就安安稳稳的,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都听您的,写两封信骂人而已,幼稚,我才不管他。”阿尔也跟着笑。

“你能这么想当然好。”华/盛/顿将军轻拍他的肩膀,“好了,趁着午饭前,你去确认一下晚上庆典的物资。”

“是!”阿尔领命,也顾不得顶着个正午的大日头,一路小跑到仓库,大汗淋漓却一刻不停地叫来负责人,照着单子一样一样地清点,一直忙到饭点儿,这才结束任务。

中校直起身子,随手拭去额头汗珠,又扇动衬衣,让凉风得以触及皮肤,也让湿透了的衣服能暂时离开身体,以免黏黏糊糊的,怪难受。又交代几句工作,他也不愿意在烤箱似的仓库多待,三步并做两步,一面走,一面信手用物资清单扇风。却不想,刚一出大门,正看见拉/法/耶/特穿过大路,走近来。

“侯爵!”见对方低着头,若有所思,阿尔弗雷德存心喊得大声,好吓他一跳。可对方显然没被吓着,抬起头来环顾四周,见是阿尔,反倒眉头舒展,几步到他跟前来,又露出个灿烂的微笑。

“阿尔,你怎么在这?”

“我刚清点完晚上的物资。”阿尔指了指身后的仓库,“你呢?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嗐。”侯爵那副笑脸忽然就耷拉下来,“烦,出来躲清静。”

“这是怎么了?谁给咱侯爵气受了?我替你收拾他!”阿尔说着,做出个挥拳要打人的动作,逗得拉法耶特噗嗤一笑。

“是查尔斯·æŽï¼Œæˆ‘的部队挨着他近,今天中午一起开饭,我就听着我的兵有几个凑在那说什么‘总司令辱骂李将军’一类的,我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过去问谁告诉他们的,结果,你猜,谁乱传的话?”

“谁?”

“还能有谁,查尔斯·æŽï¼Œå’±ä»¬çš„李大将军!”

“怎么会有这么混账的人?!”阿尔只觉得气冲脑门,本以为李写封信来发泄也就够了,没想到竟然还在外头败坏华/盛/顿将军的名誉,是可忍,孰不可忍?想到这,他几乎是咬牙切齿,“我真恨不得打烂他的嘴,再废了他一双手!”

可能没想到朋友要发那么大火,听着他骇人的言论,拉/法/耶/特拉住阿尔紧绷的胳膊:“不至于。”

“不至于?”阿尔弗雷德冷哼一声,“怎么不至于?你知道他今天办了个什么事?他今天写信给将军,信里极尽颠倒黑白、阴阳怪气之能事!他竟然把蒙莫斯一战的胜利归结于他自己,还说什么总司令一向英明,这次做错了,肯定是因为身边有几个奸诈小人。我的侯爵,谁是奸诈小人?不就是你和我?更何况,将军哪里做错了,要承受他这种侮辱!”

“他真敢这么干?”拉/法/耶/特一时间不知该从何骂起,只觉得手脚都气得发麻、发冷,“他,他怎么敢?他写信骂了还不够,还要在军队里骂。他凭什么?他要干什么,他要造反啊?”

“他造反不是一次两次了。”阿尔双手抱胸,摇摇头,说话间眉眼更是添上几分恨意,“败退纽约那个冬天,我们的军队都要全军覆没了,他就在上州,带着几千人啊,他不肯南下增援,只等着我们完了,他来接任总司令呢!要不是将军力挽狂澜,你还能不能见到我们还成问题。”言罢,阿尔只觉得仿佛置身于1776年的隆冬,那时多少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一连几天没日没夜地在大雪里急行军,路上冻死、饿死的士兵不计其数。那时候多难啊,华/盛/顿将军为了重整旗鼓,为了挽救革命更是费尽心思,愁得吃不下、睡不着。可恨那个查尔斯·æŽï¼Œç«Ÿåœ¨ç”Ÿæ­»å­˜äº¡çš„关头满心里都是自己的官职,不惜弃上千同胞的生命于不顾,这种卑鄙小人,他也配和华盛顿将军叫板吗?想到这,琼斯中校竟红了眼眶,“我不允许,我决不允许他肆意诋毁我们的总司令!”

“嗯。”拉/法/耶/特虽然来得晚,却也亲身经历过福/吉/谷的那段日子,亲眼见证了华/盛/顿将军的辛苦,他知道,阿尔弗雷德的话有着钢铁般的重量,那里面蕴含的是一个革命军人对与他们同甘共苦的将领的情谊,以及一个孩子对“父亲”的爱,“你说吧,打算怎么做,只要为了华/盛/顿将军,上刀山,下火海,我陪你。”

“决斗。”阿尔弗雷德的目光中满是坚定,“下战书,明天一早,我要用鲜血捍卫将军的尊严。”

“不行!”拉/法/耶/特条件反射般当即否决了他的提议,“我来跟他决斗,李一开始也是跟我争。”

“侯爵!”阿尔摇摇头,“只能我来,如今法/兰/西舰队即将靠岸,你要是出了事怕要影响大局。”

拉/法/耶/特闻言只是看着阿尔,对方的面容是少有的严肃,一双湛蓝色的眸子里,盛着的已经不是愤怒,而是视死如归,侯爵于是不再拒绝,只是握住对方的手:“好,咱们去写战书。”

查尔斯·æŽæ˜¯åœ¨å½“天庆典结束后接到战书的,当时,他的几位副官都在身边。他知道,自己不能拒绝这场决斗,因为拒绝或许就暗示着:他承认了琼斯中校和拉法耶特的指控,他的确有罪。

次日清晨,阿尔弗雷德趁着天不亮,悄悄摸出门,跨上马,在岔路口与拉/法/耶/特汇合后,一齐赶往约好的林子里。到了地方,天方才蒙蒙亮,东方欲白,远处传来零星几声鸡鸣,而晨露早已打湿两位年轻人的衣衫。

阿尔弗雷德自问没什么好紧张的,他清楚地知道今天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受重伤,躺上十天半个月,查尔斯·æŽå½“然也是。这就要看谁更坚定了,看谁能为了自己的心承受濒死的痛苦,阿尔自认为在这一点上他是比李强的,只因为自己比他更有心,当然也就更有勇气。

至于拉法耶特,他当然更不紧张,他此刻只知道自己的朋友是一名战士,要为他们共同敬爱的华/盛/顿将军的名誉而战。这是好事,这是伟大的事,这是他们的义务。履行自己的义务又有什么可怕的呢?虽死犹荣,这就是他接受的教育。

不多时,李也带着副手赶到。见到阿尔和拉/法/耶/特,他只是冷哼一声,抛出个轻蔑的眼神,显然没把这俩半大小子放在眼里。已经走到这一步,两位当然也没再跟他置气。拉法耶特反倒是心平气和地走到李的副手跟前,略一商议,双方都不打算和解。于是,待他们准备好,各自站定,倒计时开始。

“十、九、八……”拉/法/耶/特一面高声计数,一面盯着朋友手中的枪。那是一支燧发式手枪,七年战争的老样式,侯爵没见他拿出来用过,但也大概知道,那是将军送给他的礼物,当年在波/士/顿,他就是拿着这支枪,生平第一次体会到战争的味道。

“七、六……”拉/法/耶/特于是又转向阿尔的面庞,此刻他收敛起平日里嘻嘻哈哈的模样,虽稚气未脱,却也带着不容忽视的坚毅。阿尔弗雷德比他还小一岁呢,却也算是久经沙场的老战士了。

“五、四……”阿尔弗雷德比拉/法/耶/特还小一岁。阿尔弗雷德说过,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伟大的将军。阿尔弗雷德和他是一样的,还有多漫长的一段人生路要走啊!可是……

“三……”拉/法/耶/特后悔了,他不愿意再数下去了,随着数字变小,他忽然意识到:阿尔弗雷德用的是七年战争时期的旧式枪支,而查尔斯·æŽï¼Œä»–用的枪看起来那么新,万一,万一要是射中了怎么办?阿尔的路还有那么长,怎么能断送在这里呢?他不忍心数下去了,他只觉得,往后的每一个数字,都是把自己的生死知交往死路上推。

可他没有办法,他觉得冷汗直冒,却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胆怯,那不符合他所接受的教育。他只能端着侯爵的架子,极力抑制住发颤的嗓音,一双眼睛怎么也不敢看向自己的朋友。如果可以,他真希望站在查尔斯·æŽæžªå£ä¸‹çš„是他自己!

“二,un!”他几乎是吼出最后一个数字,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情急之下说出的是法语而非英语,但也不需要是英语,两位主角早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几乎是在同一刻,枪声震动了这片寂静的树林,几只鸟儿唧唧喳喳地飞向天空,几片叶子落在他们身边。即使日头东升,气温逐渐升高,拉法耶特也觉得如坠冰窟,手脚冰凉,他的心不受控制般疯狂跳动着,搅乱了他的呼吸。他在枪响后猛然睁开紧闭着的双眼,心中默念主的名号,但愿主的赐福和垂怜。

因此,当他发现阿尔弗雷德好端端地站在那里时,他几乎要瘫倒在地,几乎要当即跪下感谢主的庇佑。然而他不能这样做,他的行为要配得上“侯爵”这一称号。但他仍是一个箭步冲到阿尔跟前,一把握住他的手。阿尔没有表现出太多紧张,反而因未能伤到李而懊恼。如今拉/法/耶/特来握他的手,感受到对方手指异常的冷意,阿尔有些疑惑,但也觉得有些踏实。

没等他开口,拉/法/耶/特倒是先说话了,他的语气中隐约透露出一种担忧:“阿尔,这是主的旨意,到此为止吧。”

感受着对方的温度,看着对面毫发无损的查尔斯·æŽï¼Œåˆå›žå¿†èµ·æ–¹æ‰å¼€æžªå‰çš„心情以及一直以来积攒的愤怒。阿尔反握住侯爵冰凉的手,坚定地摇了摇头。

早些时候,总司令正在办公室里,皱着眉头听他派出去的军官汇报。他无法理解,为什么查尔斯·æŽè‡ªå·±æè®®è¦å¬å¼€å†›äº‹æ³•åº­ï¼Œä»Šå¤©å´ä¸åœ¨è¥ä¸­ç­‰å¾…逮捕令,而是不知所踪。排除了一个又一个可能性,华/盛/顿将军正欲加派人手去找,却见汉/密/尔/顿急冲冲地跑进屋,还差点被门槛绊了一跤。

“出事了,华/盛/顿将军。”他上气不接下气,“我刚才在阿尔的床铺上看见了这个,他是跟查尔斯·æŽå†³æ–—去了。”

听见“决斗”这个词,将军瞪大了眼睛,猛然起身,不顾椅子躺倒在地发出令人烦躁的声响:“备马!快!”他说罢也不顾什么总司令的身份,更顾不上身边还有几个人,几步跑到院子里,一把牵过缰绳,翻身上马,朝着附近唯一的一片树林绝尘而去。很快消失在大家的视野中。

以沉着冷静闻名的华/盛/顿将军从来没有如此焦急过,以“心急如焚”来描述他此刻的心情绝不为过。后悔、担忧以及愤怒,充斥着他的内心。或许,那天就该多忍耐些,不该让任何人看出端倪;或许,那天就该多考虑考虑,不要把这事告诉阿尔弗雷德。可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也只能祈祷上帝的赐福。

当他终于找到地方,阿尔和李正在准备第二轮射击,拉法耶特立在一旁,心神不安,见华/盛/顿将军来了,倒像是见了救星,顾不得继续倒数,而是高声呐喊:“总司令阁下!”

这一喊,两位主角当然齐刷刷地看向将军。只见对方急得满脸通红,眉头紧锁,抿着唇,更是气喘吁吁。可一开口却还是中气十足,带着愤怒:“拉/法/耶/特侯爵,琼斯中校,立刻上马归队!”

随后,他又转向站在另一边的查尔斯·æŽï¼šâ€œæŽå°†å†›ï¼Œæ‚¨ä¸è§‰å¾—以我们这样的年纪,如此行事不免幼稚吗?”话里话外带着极重的讽刺意味,明显不只有决斗这一层意思,但也不等对方回应,将军便调转马头,往回去了。

阿尔弗雷德和拉/法/耶/特则默默跟在他身后,一行人走得不快,也没有人说话,气氛压抑得可怕。

拉/法/耶/特知道,需要有个人来打破僵局,解决问题,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开口:“将军阁下,我们也是气极了,毕竟查尔斯·æŽå¯¹æ‚¨çš„侮辱实在是太过分,我们……”

“侯爵!”闻言,总司令驻马,回过身,神情复杂地盯着他的“孩子们”,“你是一名大陆军的将军,遇事怎能如此急躁冒进?你的下属胡闹,你也要跟着胡闹?”

“可是,将军,我也不只是为了您!”阿尔好像把几年来的委屈和愤怒集中爆发在今天似的,几乎是声嘶力竭,眼里闪着泪光,“我也是为了在新/æ³½/西牺牲的同胞们,为了他们吃过的苦,这些不都是查尔斯·æŽæ¬ ä¸‹çš„债吗?难道不需要我去替他们讨回来吗?”言罢,已是泪下沾襟。

总司令当然明白阿尔的所思所想,1776年在新/泽/西,他已不愿再回忆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寒冷与死亡是它的底色,革命险些夭折。李的所作所为更是雪上加霜,他为了总司令的位子,竟迟迟不肯发兵相助,更是希望大陆军主力就此全军覆没,好显示出他的英明。若不是特/伦/顿、普/林/斯/顿接连大胜,谁又知道革命如今是何光景?琼斯中校想为他们报仇,难道有错吗?这是人之常情。

但是,华/盛/顿将军不复方才的激动,带着一些无奈,也带着几分劝慰:“阿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亲朋,他们为革命流血,有人替他们难过,你为他们流血,难道就没有人替你难过吗?你忍心让别人替你难过吗?”他顿了顿,似乎在组织语言,但拉/法/耶/特注意到,将军深蓝色的眼睛中似乎含着泪,“你忍心吗?更何况,阿尔,没有人值得你为之付出鲜血。只要你能自由、幸福,我们的一切牺牲都是应该的,都是我们的义务。”将军说完,转过身,默然而去。

拉/法/耶/特担忧地看向身边的朋友。“可是,让你们每一个人都自由、幸福,难道不应该是我的义务吗?”他分明听到阿尔弗雷德如是说。


“To George Washington from Major General Charles Lee, 30 June 1778,” Founders Online, National Archives, https://founders.archives.gov/documents/Washington/03-15-02-0651. [Original source: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Revolutionary War Series, vol. 15, May–June 1778, ed. Edward G. Lengel. Charlottesville: University of Virginia Press, 2006, pp. 594–595.]

这是查尔斯·æŽåœ¨6月30日写给总司令的信,也就是那封引起了轩然大波的冒犯性的来信,这也是后来李被军事法庭裁决有罪的证据之一。

“From George Washington to Major General Charles Lee, 30 June 1778,” Founders Online, National Archives, https://founders.archives.gov/documents/Washington/03-15-02-0652. [Original source: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Revolutionary War Series, vol. 15, May–June 1778, ed. Edward G. Lengel. Charlottesville: University of Virginia Press, 2006, pp. 595–596.]

这是总司令的回信,虽然能从中感受到当时总司令的那种愤怒,但仍然保持着得体的措辞。

“To George Washington from Major General Charles Lee, 30 June 1778,” Founders Online, National Archives, https://founders.archives.gov/documents/Washington/03-15-02-0653. [Original source: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Revolutionary War Series, vol. 15, May–June 1778, ed. Edward G. Lengel. Charlottesville: University of Virginia Press, 2006, p. 596.]


“To George Washington from Major General Charles Lee, 30 June 1778,” Founders Online, National Archives, https://founders.archives.gov/documents/Washington/03-15-02-0654. [Original source: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Revolutionary War Series, vol. 15, May–June 1778, ed. Edward G. Lengel. Charlottesville: University of Virginia Press, 2006, pp. 596–597.]

这是李后来的两封信,大概意思是说希望能尽快召开军事法庭以证明他的清白。

“From George Washington to Major General Charles Lee, 30 June 1778,” Founders Online, National Archives, https://founders.archives.gov/documents/Washington/03-15-02-0655. [Original source: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Revolutionary War Series, vol. 15, May–June 1778, ed. Edward G. Lengel. Charlottesville: University of Virginia Press, 2006, pp. 597–598.]

这是最后的一封信,很简短,大致意思是如查尔斯·æŽæ‰€æ„¿ï¼Œæ€»å¸ä»¤å·²ç»æ´¾äººåŽ»é€®æ•ä»–,并决定起诉。

【历史向】阿尔弗雷德的往事·ä¸è‡ªç”±ï¼Œæ¯‹å®æ­»#34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在大量原始文献的基础上写一篇同人文,虽然因为史料都是英文版,而我的水平有限,可能有些地方弄得不是很清楚,但也力图去还原蒙/莫/斯之战。当然,其中有很多地方还是文学性强于历史性,少不了的改编。一部分参考文献放在后面,供大家查阅学习。


食用愉快!!!


    1778å¹´6月27日,傍晚,佩/内/洛/普司令部驻地。虽然灼灼烈日已然隐入山丘,空气中的那份燥热却是一点儿不少。阿尔弗雷德不像拉/法/耶/特似的,还有个身份在,不好意思衣冠不整地来见总司令。他把外套一脱,随手堆上马鞍,顿觉一阵凉爽,被汗水浸透的衬衣也不再黏黏糊糊地粘在后背。当然,如果有可能,他还是希望把脚上这双皮鞋也丢掉,或者干脆跳进河里去洗个凉水澡。新/æ³½/西的夏天,怎么会这么热的呢?

如是想着,阿尔跟在拉/法/耶/特身边走进司令部,小小的屋子里,几位将军已经凑齐,更是闷热难耐。如果阿尔不是什么“琼斯中校”,更没有在25日接到作拉/法/耶/特副手的命令,他是绝对不会迈进这个“蒸笼”的。

华/盛/顿将军从他一进门开始就注意到他那一身打扮,在一群穿戴整齐的军官中间简直算是“鹤立鸡群”。不过念及天气确实炎热,总司令只是叫住了阿尔弗雷德:“阿尔,去,把窗子打开。”说罢起身带上门,“要是觉得热,就把外套脱了吧。”有了总司令这句话,各位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毕竟在这种天气下还里三层、外三层地穿着,谁也受不了。

 â€œå¥½ã€‚”见大家都拾掇的差不多,华/盛/顿将军也不愿意废话,“李将军,你们的部队已经英/吉/利/敦了?”
得到李将军肯定的答复后,总司令思索片刻,随后斩钉截铁地对李和拉/法/耶/特下达指令:“李,明天一早你带领前军快速推进,力求打击英军。”

“明天?”查/尔/斯·æŽæœ‰äº›åƒæƒŠä¼¼çš„,“为什么?”

总司令也被他这一问弄得有点糊涂:“为什么不?我们已经跟着英军十多天了,现在情报已经足够齐全,况且蒙/莫/斯/法/院的地形也适合发动袭击。”

李将军听完没有立刻表态,而阿尔弗雷德明显感受到,他身旁的拉/法/耶/特正愤懑地盯着查/尔/斯·æŽã€‚见状,阿尔也不敢出声劝慰,只得悄悄挪到侯爵身边,碰了碰对方握紧了拳头的手。而后者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对阿尔一笑算是感谢朋友的提醒。

也不知在这痛苦的闷热中沉默了多久,阿尔只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粘稠,以致于呼吸不畅,头脑发昏。“好,就听您的。”李终于松了口。威望仅次于总司令的前军总指挥发了话,各级军官才能各抒己见。大概半个小时的讨论之后,总司令的指示没有变化,只是嘱咐李将军第二天出发之前一定要先开会讨论好计划,因为此次军事行动规模不小,一旦临场指挥不当,后果不堪设想。

既然命令已经下达,军官们当然是一刻也不愿意在司令部多待,推开门,让夏季夜晚怡人的空气透进屋内,随后三三两两地散去。阿尔弗雷德和拉/法/耶/特当然也准备要走,却被总司令叫住。两人于是挪到将军身边,默然站着。

见一向欢天喜地的两位今天都兴致缺缺,华/盛/顿将军心中也是无奈:“你们站着干什么?坐下啊。”他俩这才“遵命”落了座,却仍是盯着地面,一言不发。

将军于是摇摇头,语气却是温和的:“是不是觉得受委屈了?”

“委屈!太委屈了!”既然华/盛/顿将军这样问了,拉/法/耶/特当然也不愿意遮遮掩掩,当即把真实的情感表达出来,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当然委屈。”阿尔见自己的朋友已经气得涨红了脸,当即也开口表达自己的愤怒,“查/尔/斯·æŽè‡ªå·±æ‹’绝了首攻任务,您都已经把任务交给侯爵和我了,他又巴巴地来求您,硬是把侯爵的指挥权收回去,凭什么啊?就凭他资历深吗?他还在英国人那里蹲了几年牢呢!”

“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侯爵稍稍平息了怒意,语气也渐趋平静,“问题在于他根本不好好指挥,什么事都是我们几个下属处理,可是一旦违背他的意思,他又要来管我们。您说这让我们怎么做事?”

两人说罢都是怒气冲冲的,一个不住地深呼吸舒缓心情,另一个则憋着一股气也不说话。

“他真是这样?”这可让华/盛/顿将军百思不得其解了,毕竟在他的印象里,查/尔/斯·æŽè™½ç„¶è„¾æ°”秉性不好,指挥作战的能力可是一等一的,但结合最近他的表现来看,好像他们口中的这套说法又有些依据。不过将军此时并未多想,只当两人还有些少年心性,对事情有所夸大罢了,“这确实是他的问题,我也的确不该答应他无礼的要求。我把你俩留下,就是想当面道个歉,之前虽然在信里解释过,但终归……”

“华/盛/顿将军!”拉/法/耶/特打断了将军的忏悔,“您没有必要道歉,错不在您,是查/尔/斯·æŽæ— ç†å–闹在先,您也拿他没有办法,这我们都知道。”

阿尔弗雷德于是也点头表示支持:“我们怎么可能生您的气?只是李实在太可恶。而且照他这种办法,我们明天有几分胜算还说不定。”

“你们大可放心。”将军笑了笑,“李将军是有能力的,大不了还有我和格林他们在后头接应,你们只管打,其他的不要放在心上。如果他真的胡乱指挥,战后自有军事法庭收拾他。”

“您也不要太挂在心上。”阿尔安慰道,“我们受点委屈也没啥大不了的,只要战场上能赢就成。”

“有你们这话我就放心了。”将军如释重负般长叹一声,随后起身,“也不早了,你们早回去,一路上注意安全。”

两人回去后又凑在一起研究了一阵地形和作战计划,这才回各自的营帐中休息。第二天一早五点半,之前派出去的侦察兵来报,英军已经准备出发,李于是号令全军集合,准备行军。

阿尔弗雷德跟着拉/法/耶/特,随身口袋里装着两人昨夜拟好的作战意见,准备一会儿在战前会议上提出来。却不成想直到大军集结完毕,李将军命令出发,都没有个要开会的意思。

拉/法/耶/特这可耐不住了,战前会议是总司令的命令,况且也有必要讨论一些计划上的事情,怎么能就这样略过去。阿尔见侯爵不悦,身为副手他当然是第一时间冲到查/尔/斯·æŽè·Ÿå‰è¯¢é—®ï¼Œä¸ºä»€ä¹ˆä¸å¬å¼€æˆ˜å‰ä¼šè®®ã€‚

李的答复却是:“我觉得没什么可提前计划的。”说实话,就凭他这种傲慢的态度,如果不是大战在即,阿尔真想狠狠给他一拳。不过既然总指挥没有命令,各级军官也没法坚持,只得听从命令。

随着七点半左右,狄金森的先头部队在蒙/莫/斯/法/院打响第一枪,蒙/莫/斯之战正式拉开序幕。大约一个小时后,大部队也已经行进至蒙/莫/斯法院,查/尔/斯·æŽæ´¾é£éŸ¦æ©ã€ç“¦çº³å§†å…ˆè¡Œè¿½å‡»è‹±å†›ã€‚随着日头东升,温度也逐渐升高,当大部队行进至树林前,眼看着成排的英军带着他们的武器、行李快速行军,各位军官也都着了急。尤其是韦恩,他正愁怎么越过沼泽,与英军一战。可是查/尔/斯·æŽå´è·Ÿä¸ªæ²¡äº‹äººä¼¼çš„,命令部队在林边停下,随后就待在原地,一句命令也不下达。拉/法/耶/特眼看着英军越走越远,拽着阿尔弗雷德,纵马到李身边,强压着内心的焦急和恼怒,好声好气儿地问:“李将军,请问为什么不追击?”

李笑得轻蔑,慵懒地回答道:“你知道英军后卫力量如何吗?贸然追击岂不是陷大陆军于危难?”

他话音刚落,一位黑人士兵疾驰而来,看装束是先前派出去侦查的新泽西民兵,对方气喘吁吁的,一句话说得也不利索:“李将军……英军后卫……后卫仅一千人……快下令进攻吧。”

查/尔/斯·æŽç¥ç¨è€Œè§†ï¼Œæ²¡å¥½æ°”儿地回应他:“不用你教我怎么指挥。”

这一句话把对方噎回去,拉/法/耶/特和阿尔当然也被气得够呛,侯爵当即厉声质问他:“那么李将军,您想怎么指挥呢?看着英军从我们眼皮子底下溜走吗?”

李当然受不了一个英文说得都不利索的小毛孩对他指手画脚,正欲发作,却又从后方来了一个民兵,也是急得脑门直冒汗:“李将军,法院后方还有两千英军。”

拉/法/耶/特还在琢磨如何应对,却只听见李将军回答对方:“好,那我去拿下他们!”说罢,他传令三军:左翼调头往右,立刻回师蒙/莫/斯/法/院。

“回师?”拉/法/耶/特这下可真是气坏了,“回什么师?韦恩将军他们还在前线呢,咱们回去,他们怎么办?”

“拉/法/耶/特侯爵!”查尔斯·æŽå’†å“®é“,“谁才是总指挥?把您的少爷脾气收敛一下,这里是北/美,不是你的老家。”

“你!查/尔/斯·æŽï¼Œä½ æ¬ºäººå¤ªç”šï¼â€æ‹‰/法/耶/特正是血气方刚,二十出头的年纪,听李这样说话,当然是怒不可遏,要不是阿尔拦着,只怕是当下要动起手来。

没办法,李的确是战斗总指挥,他说干什么,你就必须要遵命,否则就是“战场抗命”。拉/法/耶/特算是暂时咽下这口气,却也不愿再和对方多说什么。

“李将军!李将军!”回程途中,后方忽然传来一个人的呼喊,原来是韦恩的副官,他疾驰而来,停在查/尔/斯·æŽèº«æ—ï¼Œâ€œæ‚¨æ€Žä¹ˆæ’¤äº†ï¼Ÿè‹±å†›çªç„¶å›žå¸ˆï¼Œå‰æ–¹éœ€è¦å¢žæ´ï¼ŒéŸ¦æ©å°†å†›è®©æˆ‘来请您派兵。”

李听完他急切到几乎听不清楚的汇报,却只是轻描淡写地点点头:“你告诉韦恩,英军这是佯攻,没必要增兵。”

“佯攻?”拉/法/耶/特又来了气,“李将军,克/林/顿不是傻子,看我们撤退了还不赶紧追击我们,搞什么佯攻?对他们有好处没有?我要求现在领兵支援韦恩将军。”

“拉/法/耶/特!”李又一次冲他吼道,“我的命令是撤退,你频频抗命是什么意思?现在我命令你立刻带着你的部队撤回法院,立刻!”

“抗命的人是你!”侯爵斩钉截铁地反击回去,“总司令命令你开战前会议,你不照办;总司令让你打击英军,你消极怠命!你只不过是这场战斗的总指挥,华/盛/顿将军才是这支军队的总司令!难道你让我置他的命令于不顾,而听你的指挥?”

“侯爵!”眼看着查/尔/斯·æŽè¢«ä»–骂得面色阴沉,阿尔只得出言提醒,万一真被李安上个“战场抗命”的罪名,到时候岂不给拉/法/耶/特的军旅生涯染上污点,“别忘了总司令昨天怎么说的。”

听阿尔提起昨天的谈话,拉/法/耶/特才稍稍平静,但也只是狠狠甩了马儿一鞭子,朝着自己的部队去了,没给查/尔/斯·æŽä¸€ä¸ªå¥½è„¸è‰²çœ‹ã€‚

随后,韦恩频频派遣副官要求掩护他们撤退,查/尔/斯·æŽä¸äºˆç†ç¬ï¼Œç›´å¼„得韦恩气急败坏,恨不得一枪崩了总指挥李将军。后方军队撤退,先遣队也跟着撤退,上千人的部队,拖拖拉拉也有几英里长。英军也奇怪为什么叛军忽然后撤,不及多想,立刻转守为攻,局势逆转,英国红衣兵开始追着大陆军打。而大陆军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刚才局势还一片大好,转眼间就撤退了。这一下子弄得军心不安,原本天气燥热,人心浮动,如今更是如此。军心一散,整支队伍也就散了,顿时乱作一团,一窝蜂似的往后撤。

而此时,华/盛/顿将军带着大部队正在赶来的路上。总司令不知道前线是什么情况,但凭他的估计,大陆军这次占据了有利地形,人多、机动性也强,应该不难取得优势。可是走着走着,却不知怎的抓住几个逃兵。据他们说,倒是大陆军被英军追击,正在撤退。

总司令当然不予采信,只觉得是他们为躲避刑罚找的借口。可是随着逃兵的数量越来越多,他的心里也开始打鼓,再想起查/尔/斯·æŽåå¸¸çš„行为,他于是派费茨杰拉德立刻去前线探查。

当我们的费茨杰拉德迫近西峡谷,李也已经率领部队撤退至此。这可是完全出乎这位年轻人的意料,他也以为前线怎么说也能占点便宜呢,却没想到撤的如此彻底。

“约翰!”他听到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却是阿尔弗雷德在叫他,心下一喜,忙纵马到朋友身边:“如何?怎么撤了?”

“还不是那个查/尔/斯·æŽï¼â€æ‹‰/法/耶/特一面指挥部队有序撤退,一面开始大声谩骂。阿尔弗雷德和费茨杰拉德也是刚知道,原来他们一向高贵可爱的侯爵竟然也能说出如此粗鄙的话。

“就是这么个情况。”阿尔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朋友,“怎么样?总司令到哪了?”

“快来了。”费茨杰拉德说着,狠狠地抽了战马一鞭子,“我得赶紧回去报告!”

当约翰·è´¹èŒ¨æ°æ‹‰å¾·æŠŠå‰çº¿çš„情况说给华/盛/顿将军听之后,一向沉着冷静的总司令气得嘴唇都在颤抖,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只是吩咐身旁的格林将军带兵跟上,随后一骑绝尘,冲着前军疾驰而去。被将军这副模样吓懵了的费茨杰拉德还愣在原地,格林却命令大部队:向蒙/莫/斯法院急行军。

再说李将军这边,为了组织撤离,拉/法/耶/特还是被迫跟在他身边,气得呼吸都不怎么顺畅。阿尔当然也愤愤不平,但顾忌着华/盛/顿将军在派他作拉/法/耶/特副手时的叮嘱,还是暂且忍下,一直安抚着侯爵的情绪。

可是查/尔/斯·æŽå‘¢ï¼Ÿä»–可不管别人怎么生气,只管坐在树桩上,气定神闲,不知道的还以为打了胜仗。从前线撤回来的韦恩看他也不顺眼,索性只带自己的军队去了,根本不想管李的事情。好好的一支队伍现在可以说是四分五裂,混乱不已。

当然,这就是怒意滔天的华/盛/顿将军亲临现场时看到的样子:军队各顾各的、士兵只顾着逃命、总指挥无所事事地坐在树桩上。

“查/尔/斯·æŽï¼â€ä¸€å£°éœ‡è€³æ¬²è‹çš„咆哮不仅让李将军一激灵站起身,更让正在撤退的大陆军陷入凝滞。他们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正是高大英武的华/盛/顿将军驭马而来,他那一向冷静的深蓝色眼眸中,此刻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平日里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此刻有些散乱,却只让他更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只见他面色阴沉,仿佛下一刻就要降下雷霆。可是所有在场的人当中,却只有查/尔/斯·æŽè¢«ä»–吓得钉在原地,其余的人,尤其是拉/法/耶/特和阿尔弗雷德,简直像是见了上帝亲临似的那么兴奋。

“查尔斯·æŽï¼â€å°†å†›åˆä¸€æ¬¡æ€’吼道,“你个懦夫!我请你立刻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命令你就当是耳旁风是吗?我让你前进,你为什么给我后退!你说啊!”

“先生,先生……”李被他这一番叱骂弄得满脸通红,一时间磕磕绊绊,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查/尔/斯·æŽï¼ç«‹åˆ»å›žç­”我!这是怎么回事?!”华/盛/顿将军叱骂道,那眼神犀利得简直像要杀人。

“我……那是他们不听从我的命令,所以,所以……”

“听不懂人话是不是?谁有闲心管你的命令怎么样?我只想知道我的命令为什么没有被执行!”

“那是因为……因为我们的士兵根本没法和他们抗衡……”李还在结结巴巴地给自己开脱,眼睛到处乱瞟,却根本不敢看向马背上的总司令。

“他们可以!而且他们必须要这么做!”华/盛/顿将军指着他的鼻子,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道,“现在,你给我滚,这场战斗跟你没关系了!懦夫!滚!”最后一个字脱口而出,整个西峡谷仿佛都为之颤抖。查/尔/斯·æŽä¸€è¨€ä¸å‘地往后方去了,拉/法/耶/特几乎是狂奔到将军身边,一敬礼:“华盛顿将军!请立刻下达命令!”

总司令发泄一通后,情绪有所舒缓,略微扫视地形:“奥斯瓦尔德带着炮兵去卡姆山驻守,斯特林带兵防守左翼,格林防守右翼,拉/法/耶/特侯爵后方待命,韦恩防守正前方,我在中央调度,立刻行动!”

英军离他们还有足足一英里,在方才查尔斯·æŽçš„胡乱指挥之后,华盛顿将军的安排显得井井有条,各级军官和列兵早受够了李的闲气,见总司令把他臭骂一顿,也都觉得解气,一时间士气大振。待英军前来,他们遭遇的可不再是刚才那支混乱的队伍,而是在福/吉/谷练兵之后重获新生,华/盛/顿将军英明指挥下的大陆军。

他们一开始结成阵势,在英军的攻势下有所后退,但随着大陆军逐渐稳住阵脚,阵地也开始一步一步向前推进。克/林/顿照着防守在果园的韦恩下手,却在诺克斯的炮火压制之下不得前进。战斗就在峡谷边缘的一道树篱边僵持不下。

华/盛/顿将军见状当然着急,但仍然稳如泰山,不停地在军队中来回穿梭,指挥战斗。卡姆山上的火炮轰鸣着,英军骑兵逐渐败下阵来,随后是步兵顶上,子弹耗尽,很快又上刺刀,双方展开白刃战。

就在蒙/莫/斯/平/原这个炎热的下午,战场上硝烟滚滚,战斗更是进行得热火朝天。阿尔弗雷德这回可顾不得脱外套了,他骑着马,跟随着已经激动到极点的拉法耶特,两人的头发虽一长一短,此刻却都像水洗过一样,衣衫也早已被汗水浸透。他俩的行动却出奇的一致,丝毫不见疲惫。虽在后方,却也给前方的军队以强有力的支持。

日头就在激烈地战斗中逐渐西沉,当斜阳将大地略微染上橙红色时,总攻开始了。随着韦恩一声令下,霎时间,树篱后的大陆军喊杀声震天,后方的部队闻之抖擞精神,也跟着一个劲地向前冲锋。一个、两个、千百个蓝衣士兵越过树篱,向着那片猩红直冲而去,锐不可当。

钢铁的碰撞声,夹杂着火炮声,呐喊声;硝烟、血腥以及尘土飞扬。

拉/法/耶/特一听到冲锋的命令,也不顾那么多,举起腰间佩剑,用那一整天未曾沾水的嘶哑的喉咙大声疾呼,以致于口中泛起血液的腥甜:“冲锋!”

他一马当先,阿尔弗雷德当然不甘落后,他们与华/盛/顿将军的部队会合,一齐冲到最前线。顶着灼烧般的烈日战斗一下午的英军已然疲惫不堪,加之没占到便宜,哪还有应战的心思。随着大陆军最后一次冲锋,他们落荒而逃,一泻千里,直到大陆军已不再追击为止。

华/盛/顿将军见状命令全军停止前进,就地修整,打算第二天再一锅端了英军。

而此刻,总司令本人翻身下马,招呼方才与他并肩战斗的拉/法/耶/特和阿尔弗雷德到他身边来。侯爵双脚甫一沾地,立刻笑得前仰后合,上气不接下气。胳膊搭在阿尔弗雷德身上,后者当然也激动不已,只是还没到拉/法/耶/特那个地步。

“你怎么笑成这样?”将军把斗篷解下,铺在身边的树下,“过来坐。”说话间却也是止不住的笑意。

“我们赢了,大获全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拉/法/耶/特几乎是把自己摔到斗篷上,背靠大树,笑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阿尔弗雷德于是也跟着大笑,两个年轻人在树下笑作一团,与昨日此时简直判若两人。华/盛/顿将军当然也忍不住笑出声,但他表现得相当克制,当然和半日前那个怒不可遏的总司令迥然相异。

三人于是肩并着肩,面对着不远处英军的营火,时而抬头看看树荫外繁星密布的、深蓝色的天。白日里的灼热已经退去,只留下晚风的轻柔,头顶上是树叶沙沙作响,偶尔几声蝉鸣平添惬意。清朗的月色流照大地,审视着这片曾千万年沉寂,却又骤然间风云变幻的、广博的土地。

拉/法/耶/特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阿尔弗雷德和华/盛/顿将军却已经睡眼朦胧,远方的营火已经连绵成一片橘红,黑压压的树林已经与夜色融为一体。迷迷糊糊的,只听见似乎是侯爵在说:“天佑合/众/国。”

“天佑合/众/国。”阿尔跟着低声呢喃。

新大陆的儿女由是沉沉睡去。


Brown, Henry Armitt, 1844-1878. The battle of Monmouth; Philadelphia, Christopher Sower company [c1913]

这是文章所依据的底稿所在,但是因为这篇文章距离蒙莫斯之战时间较远,而且本身是一篇演讲稿,其文学性高于历史性。不过对于整场战斗的叙述十分清晰流畅,本身部头也不大,而且很好读。

“Council of War, 17 June 1778,” Founders Online, National Archives, https://founders.archives.gov/documents/Washington/03-15-02-0436. [Original source: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Revolutionary War Series, vol. 15, May–June 1778, ed. Edward G. Lengel. Charlottesville: University of Virginia Press, 2006, pp. 414–417.]

这是六月十七日战争会议的记录,我在之中了解到当时的局势,页下注里面也附上了各位军官对每个问题的答复,我采用了拉法耶特、李和诺克斯的回复,对当时的一些争议问题,比如“要不要对英军采取行动?”有了大致的了解。

“General Orders, 25 June 1778,” Founders Online, National Archives, https://founders.archives.gov/documents/Washington/03-15-02-0565. [Original source: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Revolutionary War Series, vol. 15, May–June 1778, ed. Edward G. Lengel. Charlottesville: University of Virginia Press, 2006, p. 536.]

这是六月二十五日的命令,页下注里有对派遣拉法耶特带领先头部队的记录。

“General Orders, 27 June 1778,” Founders Online, National Archives, https://founders.archives.gov/documents/Washington/03-15-02-0600. [Original source: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Revolutionary War Series, vol. 15, May–June 1778, ed. Edward G. Lengel. Charlottesville: University of Virginia Press, 2006, pp. 559–560.]

六月二十七日的命令,页下注有对拉法耶特和李之间矛盾的记录,以及主体部队行进轨迹的记录。

“To George Washington from Major General Philemon Dickinson, 28 June 1778,” Founders Online, National Archives, https://founders.archives.gov/documents/Washington/03-15-02-0615. [Original source: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Revolutionary War Series, vol. 15, May–June 1778, ed. Edward G. Lengel. Charlottesville: University of Virginia Press, 2006, pp. 573–576.]

这是腓利门·ç‹„金森在战斗当天寄给华盛顿的信件,不仅有助于我们了解狄金森本人的主张,页下注里也有对当天战斗的详细介绍。

null


关于1778年5月18日的百伦山之战史料

犹豫再三还是把史料原文放上来了,虽然有志于美国史研究,但我的英文水平确实不高,翻译这种事情还是有道为主,我为辅orz

不过通过字里行间,我还是能感觉出那种关切,这种关切不止是关于前往百伦山要执行的任务,而是针对拉法耶特这个人。尤其是在本文的第三段,这种感情我认为表现得尤其明显,真的是反复嘱托他不要冒险,不要冒险。

总之父子情深这种戏码我真的太喜欢了qwq


From George Washington to Major General Lafayette, 18 May 1778

To Major General Lafayette

[Valley Forge, 18 May 1778]


Sir,

The detachment under your command with which you will immediately march towards the enemy’s lines is designed to answer the following purposes—to be a security to this camp and a cover to the country between the Delaware and Schuylkil—to interrupt the communication with Philadelphia—obstruct the incursions of the enemies parties, and obtain intelligence of their motions and designs. This last is a matter of very interesting moment, and ought to claim your particular attention. You will endeavour to procure trusty and intelligent spies, who will advise you faithfully of whatever may be passing in the city; and you will without delay communicate to me every piece of material information you obtain.

目的:确保营地安全,保护特拉华河和斯库尔斯基尔河之间村庄的安全;打断敌军与费城间的联系;阻止敌人的入侵;从敌人的谋划中获取情报(需要特别注意)。

A variety of concurring accounts make it probable the enemy are preparing to evacuate Philadelphia. This is a point, which it is of the utmost importance to ascertain; and if possible the place of their future destination. Should you be able to gain certain intelligence of the time of intended embarkation; so that you may be able to take advantage of it, and fall upon the rear of the enemy in the act of withdrawing, it will be a very desireable event. But this will be a matter of no small difficulty, and will require the greatest caution and prudence in the execution. Any deception or precipitation may be attended with the most disastrous consequences.

必须把敌人要撤离费城这条情报的可靠性查明,如果可以,建议能得到敌人撤离的准确行程,以从后方进攻敌人。

You will remember that your detachment is a very valuable one, and that any accident happening to it would be a severe blow to this army. You will therefore use every possible precaution for its security, and to guard against a surprise. No attempt should be made nor any thing risked without the greatest prospect of success, and with every reasonable advantage on your side. I shall not point out any precise position to you; but shall leave it to your discretion to take such posts occasionally as shall appear to you best adapted to the purposes of your detachment. In general I would observe that a stationary post is unadviseable, as it gives the enemy an opportunity of knowing your situation and concerting successfully against you. In case of any offensive movement against this army, you will keep yourself in such a state as to have an easy communication with it and at the same time harrass the enemy’s advance.

你带领的军队很重要,所以不要鲁莽。注意据点一定要流动,否则会被敌人发现。如果有危险你要时刻与据点保持联系,并且扰乱敌军的行进。

Our parties of horse and foot between the rivers are to be under your command and to form part of your detachment.

两河之间的骑兵步兵听你调遣。

As great complaints have been made of the disorderly conduct of the parties which have been sent towards the enemy’s lines, it is expected that you will be very attentive in preventing abuses of the like nature and will inquire how far complaints already made are founded injustice. Given under my hand at Head Quarters this 18th day of May 1778.

前线士兵无序,注意约束。(?)


“From George Washington to Major General Lafayette, 18 May 1778,” Founders Online, National Archives, https://founders.archives.gov/documents/Washington/03-15-02-0152. [Original source: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Revolutionary War Series, vol. 15, May–June 1778, ed. Edward G. Lengel. Charlottesville: University of Virginia Press, 2006, pp. 151–154.]

【历史向】阿尔弗雷德的往事·ä¸è‡ªç”±ï¼Œæ¯‹å®æ­»#33

关于百/伦/山(Barren Hill)之战,我很意外的是,似乎这场遭遇战在史书上没有多少记载,能查到的资料也是寥寥无几,我试着找到一份很详细的百/伦/山之战地图,但是由于作者用的是花体字,而且是法文,所以我实在辨认不出具体的行动计划。这篇文章是根据5.18日,文中提到的那封信虚构的orz

引证文献在后面,感兴趣的可以去探究一下,期待一些交流。史料原文 



食用愉快!


5月18日,一大清早,起床号刚响过没多久,早餐还没上桌,我们的拉/法/耶/特侯爵便风风火火地飞奔入司令部,站定,冲着正在系外套扣子的总司令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笑容满面:“报告华/盛/顿将军!我已准备完毕,恭候您的指令!”

“好,好,好。”将军看他这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心里高兴,又见阿尔弗雷德伸着懒腰缓缓走近大门,不由得提高音量,“阿尔!快过来,我有事嘱咐你们俩!”

“啊?啊!”阿尔被这一嗓子吼得清醒,小跑着赶到拉/法/耶/特身边,后者冲他灿烂一笑。

“阿尔弗雷德,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怎么还能睡不醒的?我昨晚一整夜没睡呢,就盼着今天了!”侯爵恨不得手舞足蹈的那么高兴,阿尔却被他逗笑了。

“康/科/德、布/雷/德/山、波/士/顿、哈/莱/姆。哪场战役不比今天这次惊心动魄,也就是你,没见识才大惊小怪呢。”阿尔说着,却不理会朋友的动作,而是看向一直在找机会开口下达命令的将军,“我们这次去,有什么任务吗?”

华/盛/顿将军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复他们,而是从桌上拿起一封信:“这里面是此次作战的全部任务,我逐条列在里面,你们行军路上有疑问打开来看就是。”将军顿了顿,“这次去主要还是探明敌军撤离费城的消息准不准确,一有情报立刻来信通知我,我好随时下达命令。”

“保证完成任务!”拉/法/耶/特又是一敬礼。

将军被他这副可爱的样子弄得有点无奈,原本想板起脸来说些严肃的,此刻也无从开口,只好温和地笑着:“你看看你,还没出发就这么激动。”将军拍了拍他的肩,又拉过阿尔,“我把阿尔派给你当个副手,到时候可千万别冒进,带着军队平安归来才是第一位的。”

将军言辞恳切,阿尔于是点点头:“您放心。”

“有你在,我还能稍微放心一点。”华/盛/顿将军看了看窗外,时候已然不早,“你们吃完饭就组织军队吧,十点之前广场集合。”

将军的命令一经下达,时间已经不算早,但在拉/法/耶/特的一股冲劲下,愣是在九点半之前就集结好了队伍,催着将军非得来检阅不可。华/盛/顿将军拗不过他,当然也希望部队能早一点出发。但是,等到巡视一番后,总司令却实在是放心不下,当着全体士兵以及司令部其余几位副官的面,一手拉过拉/法/耶/特,一手拉着阿尔弗雷德,语重心长:“侯爵,千万千万记得,扎营之前注意位置,不要在没有退路的地方扎营。行事不要冒险,只要能平安归来就好……”

这一番话虽然意义重大,但也禁不住翻来覆去的说。拉/法/耶/特表面上笑着,心里却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阿尔虽然没那么急,但也实在觉得将军今天啰嗦过头了。他用眼神偷偷瞄向站在后方的汉/密/尔/顿,却只见对方幸灾乐祸地冲他撇撇嘴,再看身边的几个兄弟,一个个都是忍俊不禁。毕竟,一向沉默寡言的将军可从来没这样唠叨过。

“阿尔,你也仔细听着!”见他开小差,华/盛/顿将军很是不满地吼了他一嗓子,“嘱咐他的话也是嘱咐你的,你是副手,将军的命令要经过你的把关,要是军队出了岔子,你也要一起承担后果。切记切记,不要贪功冒进,不要在绝地扎营。”

“华/盛/顿将军阁下!”拉/法/耶/特可算是忍无可忍了,“您看,十点早过了,您得让我们出发呀!不然嘱咐这么多不还是白搭吗?”

他这一句话,倒让身经百战的将军如梦初醒:“好。”将军松开他俩因为被攥久了而麻木的手,“你们赶紧出发吧,小心为上,任务都写在信里了。”

“好!我们保证完成任务!”说罢,拉/法/耶/特已经翻身上马,举起佩剑指向前方,“全体听令!目标斯/维/德渡口,出发!”

随着他一声令下,阿尔也上了马,跟在侯爵的身边。走出去老远,两位年轻军官不约而同地扭过头,去看为他们送别的华/盛/顿将军。他们只看到总司令仍站在原地,保持着送别时的姿势,远远地看着他们。不知怎的,临行时的不耐烦一瞬间化为乌有。

“我真希望他就是我的父亲。”拉/法/耶/特自言自语道。

“谁又不是呢?”阿尔弗雷德显然是听到了他的话。

两位青年人于是相视一笑,在他们为之战斗的理由中,除了人民和自由,国家与荣耀,还有一个人是不能被轻易抛却的。只因为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实在的,而那一切关怀和温暖也都是毫无保留的。在这世界上,好巧不巧,还真就没有第二个人能像华/盛/顿将军这样关爱着他们了。

本次目的地百/伦/山就在斯/库/尔/斯/基/尔/河畔,距离福/吉/谷只有12英里,并不算太远。当天下午,他俩就带着这2200名士兵渡河,登上了百/伦/山。

站在制高点,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几条小路蜿蜒其间,在夕阳晚照下倒显得十分动人。细细看来,不远处教堂塔顶耸立,悠扬的晚钟伴随着林间微风阵阵,给人以独特的平静与安详。那更远处,则是日/耳/曼/敦炊烟袅袅,灰白的烟幕在斜阳下跳着飘渺的舞蹈,一缕缕散在空中,再无踪影。

“好美。”拉/法/耶/特不由得赞叹,他又环视一周,满意地点了点头,“阿尔弗雷德,咱们就在这安营吧。”

“这?”阿尔有些惊讶于拉/法/耶/特的决定,“你觉得这里有什么优势?”

“这里是斯/库/尔/斯/基/尔/河以及特/拉/华/河之间的制高点,将军让我们保护村庄的安全,而这里无疑能将所有村庄的动向一览无余;此外,敌人一旦进攻,我们能形成火力压制。”拉法耶特说着,手也不停地在地图上指指点点,大有一副成竹在胸的架势。

“你说得有道理。”阿尔表示赞成,“但是这里除了几条大路以外,全是些树林子,背面靠河,万一被敌人切断了退路,咱们必死无疑。”

“那你说怎么办比较好?”侯爵问。

“在南面、西面大道派驻守卫,咱们的营地每隔几日一变,这是信上嘱咐的。”阿尔说着挥了挥手里的信封,“其余的,你是将军,你来安排。”

拉/法/耶/特听阿尔称他为“将军”,不由得笑逐颜开,这也不能怪他,毕竟才二十出头,还是有些少年心性在的:“好!琼斯中校,那就麻烦你知会全体官兵,就地安营修整。”

第二天,也就是5月19日,正是豪将军去职还乡的告别晚宴。在费/城金碧辉煌的大厅里,豪虽说是谈笑自若,但多少还是有些失落。在北/美的每一次战斗,以及每一次错失良机,无一不使他感到深深的懊恼。面对接替他位置的克/林/顿将军,豪却也不能失态,只能很绅士的为他敬上一杯酒,祝他旗开得胜。

也就是在他无限惆怅之时,仆人忽然向他通报:“门口有个穿蓝色军服的求见您。”

豪一瞬间来了精神,他知道,这或许是他离开北/美前最后一次立功的机会。于是他颇为自得地招呼克/林/顿过来,又叫那位间谍到他们跟前。间谍密报他们的不是旁的,正是百/伦/山上拉/法/耶/特的部署计划。

“快,叫格/兰/特带上五千人,今晚赶赴百/伦/山,封锁全部大路!”豪也是当惯了总司令,现在虽已卸任,指挥战斗还是这么顺手。

克/林/顿倒也没计较,只是皱了皱眉,“你确定?敌军不过两千,咱们派五千人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

“克/林/顿将军!”豪那个当仁不让的劲又上来了,“你也跟大陆军交过手,他们别的不会,撤退起来鬼得很,人手少了哪里抓得住?”

新任总司令克/林/顿肚子里好笑,他知道,豪这分明是被大陆军一次次从他眼皮子底下逃走折腾出心理阴影来了,但毕竟人多也算是优势,因此克/林/顿并未阻拦。

再说拉/法/耶/特和阿尔这边,晚点名时少了一个士兵,再加上他们也有派到敌方的间谍,英军还没开到山脚下,他们已经得知消息。拉/法/耶/特当机立断,全体绕道百/伦/山教堂,在密林的掩护下迂回到大路上,再渡过斯/库/尔/斯基/尔河。虽是指挥若定,阿尔却注意到,侯爵并不满意就这样一无所获地离开。

此时的山脚下,格/兰/特望着百/伦/山,心里暗骂威廉·è±ªï¼Œå¦‚果不是带这么多人,怕是此刻早已活捉叛贼了。他这样想着,却是一个劲地下达命令,要求士兵尽快包围整座山,绝不能让叛军溜了。

可是,正当英军逼近山峰,准备切断通往渡口的最后一条退路时,他们身边的密林里突然传来枪声,随后是一位青年士官的咆哮声、杂乱的脚步声、匆促的马蹄声……

“后撤!后撤!”格/兰/特大吃一惊,慌忙下达命令。怎么,不是说大陆军只有2200人?从这密林间的动静看来,这一小股叛军就有上千人!岂是他带领的这百十来号人能对付得了的。待他的军队撤回路口,格兰特又点上几百人,悄悄摸进那片树林,却已不见那支队伍的影子。

恐怕正经的英/国军官格/兰/特想破脑袋也猜不到,方才躲在密林间的是阿尔弗雷德,而他带领的也不过是两百名士兵。这主意是拉/法/耶/特想出来的,借着密林和黑夜掩护,士兵们不停地在密林间奔跑,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制造声势,迷惑敌军。其余两千人早就在拉法耶特的带领下渡过斯/库/尔/斯/基/尔/河,回福/吉/谷去了。

就凭着这条谋划,格/兰/特愣是又向豪讨来六千人,第二天一早满山搜索,恨不得把每一块石头搬开来看看底下是不是藏着大陆军的军队。

侯爵事后通过布置在日/耳/曼/敦的间谍得知这一消息,同阿尔一起笑得前仰后合。华/盛/顿将军则忧心却又无奈地看着他们两个:百/伦/山一战虽说没有胜利,但拉法耶特从英军重围下没费一兵一卒撤退的故事已经传遍军营,相信不久也会传到更多人的耳朵里。这是好事固然不差,但他绝地安营,将大陆军置身险境也是事实。这个年轻气盛的孩子,到底有没有吸取教训呢?

他这样想着,轻轻叹息:同样有天赋,阿尔弗雷德好歹学着能稳重些,倒不如以后就让他俩搭档。可是……将军忧心忡忡地看向阿尔,后者浑然不觉,还在与拉/法/耶/特嘲笑英军。

可是你见过哪个父亲,是能百分之百心甘情愿送自己的儿子上战场的?


【1】“From George Washington to Major General Lafayette, 18 May 1778,” Founders Online, National Archives, https://founders.archives.gov/documents/Washington/03-15-02-0152. [Original source: The Papers of George Washington, Revolutionary War Series, vol. 15, May–June 1778, ed. Edward G. Lengel. Charlottesville: University of Virginia Press, 2006, pp. 151–154.]


【2】Capitaine Du Chesnoy, M. & Lafayete, M. J. P. Y. R. G. D. M. (1778) Plan de la retraite de Barren Hill en Pensilvanie: ou un détachement de deux mille deux cent hommes sous le G'al LaFayette étois entouré par l'Armée angloise sous les G'als Howe, Clinton et Grant le 28 May. [Map] Retrieved from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https://www.loc.gov/item/00557030/.


Q:读书吗?今年你读过几本书?

这提问怎么这么像我老师啊!!!!好可怕

【历史向】阿尔弗雷德的往事·ä¸è‡ªç”±ï¼Œæ¯‹å®æ­»#32

关于福/吉/谷夜谈,关于奴/隶/制的问题其实我一直想谈一谈。其实我个人也无法理解建国之父们关于这一问题复杂的思想,但我知道的是,启/蒙/时/代末期的1778年,人道主义的观念已经深入有知者的心。

在《社/会/契/约/论》、《论/法/的/精/神》等书中,都有反对奴/隶/制的经典论述。


食用愉快!



5月6日夜,阿尔弗雷德今天也算是盛装打扮,穿着他那件镶着金色纽扣,缝缝补补的军官外套,淡黄色马裤和黑皮鞋是前几个月新分配下来的,军帽略有破损,但略加遮掩,倒也看不出什么。如今遮掩在夜色中,更只是凸显出一位青年军官的挺秀,却看不出军费是何等短缺。

不过嘛,此时此刻的司令部可丝毫没有为军费发愁的意思,他们一个个春风满面。走在最前头的汉/密/尔/顿更是昂首挺胸,手里拎着一瓶朗姆酒,嘴里还哼着军歌。只见他轻快地推开木门:“菜做好了吗?酒我们领回来了。”

“回汉/密/尔/顿中校,菜安排好了,只等你们回来了。”说话的是比利·æŽï¼ŒåŽ/盛/顿将军的黑人男仆,他态度恭谨,双手去接那瓶朗姆酒。汉/密/尔/顿却没给他这个机会,酒瓶向内一收,转身放在餐桌上。

“忙你的去,不用管我们。”汉/密/尔/顿的语气有点生硬,说罢又冲着办公桌前的华/盛/顿将军点头致意,“将军,我们回来了,开饭吧。”

“好。”将军放下笔,“怎么样?酒还够吗?”

“当然够了!”是阿尔弗雷德推门而入,“不仅够,还有剩的呢。”

“对。”劳/伦/斯笑盈盈的,“军需官琼斯中校,自从新年那次整顿了分配不公,这酒总能有剩下的。”

将军听罢赞许地笑了笑,而一旁落座的汉/密/尔/顿则起身揽过自己的朋友:“你就别夸他了,看他一天到晚的,跟个孔雀似的。”惹得阿尔冲他肋下擂了一拳,他却也不喊痛,只是笑。

“好了好了。”将军拍上汉/密/尔/顿的肩膀,“快坐下。”说着又问劳/伦/斯,“侯爵呢?还有斯/托/本将军和基尔伯特少校,去请了吗?”

“他们刚列队回去,今天庆典可累坏他们了。”劳/伦/斯望向窗外,眼中就忽然亮起光,“拉/法/耶/特他们过来了!”

“快快快,倒上酒!”阿尔如是说着,却已经拿起酒瓶,一杯接一杯地斟满。不巧,正被端菜出来的比利·æŽçœ‹ä¸ªæ»¡çœ¼ã€‚那眼神里带着的不满,倒好像阿尔不是给他帮忙,而是把他的饭碗给抢了似的,看得阿尔浑身不舒服。

好在拉/法/耶/特很快赶到,甫一进门,便立刻跑过去搂住阿尔弗雷德,又从一侧探出头来,看向华/盛/顿将军,后者也正温和地看着他:“将军!今天真的太棒了!”他边说边笑着,细碎的头发弄得阿尔脸颊发痒,中校于是挣开他的桎梏:“知道你高兴,一会儿得多喝两杯。”

“成!”拉/法/耶/特只是笑,“不过,琼斯军需官,今天最该多喝点的应该是斯/托/本将军和基尔伯特少校。”他说着举起酒杯,“队伍整齐有序,都是你们的功劳。我们先敬他们一杯。”

“对。”华/盛/顿将军站起身,“多亏你们,这杯酒,祝贺你们心想事成。”

二人闻言都是红光满面,基尔伯特满饮此杯,胸前金属勋章闪着光:“心想事成,也是为了不负您的信任。”

斯/托/本微微颔首,举杯面向各位军官,眼中满是真诚:“少校说得是,我们所求,不过荣誉而已,战功是荣誉,得到信任亦是荣誉。因此,谢谢你们。”说罢仰头一饮而尽。

见酒过一轮,阿尔主动起身,拿过酒瓶,又为每个人斟满酒。当他再次做出“越权”的举动,比利·æŽåˆä¸€æ¬¡é¢éœ²ä¸æ‚¦ã€‚阿尔这次没理他,自顾自地回到座位上。

“好。”拉/法/耶/特再一次起立,“那接下来就让我们祝这支部队的领袖,我们伟大的华/盛/顿将军阁下一杯,我们祝他健康,愿一切胜利与荣耀尽归于他!”

说罢,众人情绪高亢,烈酒入口,将军却是摇摇头,带着笑意:“胜利与荣耀当尽归于合/众/国,让我们祝合/众/国独立永远,自由永远!”

“独立永远!自由永远!这话也送给我们永远的盟友,送给荣耀的法/兰/西!”阿尔只觉得兴奋异常,双颊发热,心跳加速,他看着斜对面的拉/法/耶/特,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同样的情感,“拉/法/耶/特!祝我们友谊永远!美/国不会背弃法/兰/西。”

“法/兰/西亦然!”侯爵灿烂地笑着,眼神中是不可忽视的坚定。

“再来一杯!”阿尔说着,一把拿过酒瓶。

已是酒酣耳热,屋内的气氛也已达到顶点,哪还有什么规矩可言。但这一幕落到比利·æŽçœ¼ä¸­ï¼Œå°±å¥½åƒæ˜¯è¶Šä¿Žä»£åº–。

于是,等到下一轮酒,比利好不容易拿过酒瓶,先是恭敬地为将军倒满,对每个人都是客气有加,却唯独在阿尔那里,没倒满不说,放下酒杯时还故意往桌上重重地一放。

“呀!”正和汉/密/尔/顿谈天的阿尔被他吓了一跳,“你这是干什么?比利·æŽï¼Œä½ å¯¹æˆ‘有什么意见吗?我哪里对不住你了吗?”阿尔实在是不理解,他分明还分担了比利的工作,怎么反而要被他厌恶。

“比利·æŽï¼â€å°†å†›é¢éœ²ä¸æ‚¦ï¼Œæ˜¾ç„¶æ˜¯é¡¾å¿Œæ°”氛,不想当场发作让大伙都尴尬。比利被吼得一震,放下酒瓶,低着头出门去了。

“阿尔,别跟他一般见识。”华/盛/顿将军又给他倒了些朗姆酒,“他们,没有足够的理智,这是天生的,没有办法。”

阿尔接过酒杯,正欲道谢,却是劳/伦/斯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语气平静:“不,将军,他们并非天生没有理智,他们的缺陷是我们造成的,这是我们的罪恶,也是他们的灾难。”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不说是这样的见解有多少人能接受,单是在座诸位有不少人,包括总司令本人都拥有奴隶,这样的话说出口,岂不是不给他们面子吗?

阿尔悬着一颗心,担忧地看向华/盛/顿将军,见对方除了略有所思,没有过多的感情,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只不过气氛仍是凝滞着,没人敢接话。

“是,劳/伦/斯说得没错。”是汉密尔顿,只有他敢如此直言不讳,“他们的不幸全因我们造成,一部分人奴役另一部分人,这不是我主想看到的,这是罪,奴隶制是罪,终将被废除。”说罢,他看向身旁的阿尔,语气严肃,“难道你不如此认为吗?阿尔弗雷德?”

“我?”阿尔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他又何尝不知奴隶制不符合人道的精神?他又不是没读过《社/会/契/约/论》。可是,在这个国家,奴隶制已经根深蒂固,已经渗入到南方人生活的全部,要废除又谈何容易?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被人戳脊梁骨。于是不安地瞥过将军的面容,阿尔斟酌词句,“人无权出卖自己的自由,人也无权购买他人的自由,即使有权购买他人的自由,也无权购买其子孙后代的自由。但是。”他话锋一转,“但是,上帝是上帝,人间是人间。”

好不容易热乎起来的气氛,就被这一段关于奴/隶/制的严肃辩论泼了一盆冰水。见气氛不对,拉法耶特看向已经面露尴尬的华/盛/顿将军,蓝色的眸子里闪着灵动的光:“我打断一下,将军,你上回听到豪即将被罢免的传言,真实性可靠吗?”

话题转移虽然生硬,却给了将军一个台阶下,于是他整理情绪,略加思索:“这事应该是真的,不过我也希望有个人能去探听一下虚实,看看下一任英军司令是谁,英军目前实力如何。”

华/盛/顿将军说罢,拉/法/耶/特的眼里已经燃起一团火:“让我去吧!我想去!”他语气之急切可爱,倒让满桌人忍俊不禁。

“行,就让你去,不过得从长计议。”将军笑盈盈的,面上的皱纹舒展,额前碎发好像褪色的红色棉线,泛着灰白。

阿尔在一旁看着,心中忽地一惊:才一个冬天,华/盛/顿将军怎么好像老了这么多?

我是罪人

由于查阅史料的错漏,忘记了孤证不立的原则(其实就是只查了一本书还把时间看错了)

我把斯托本前往福吉谷的时间误写至3月下旬orz

非常非常抱歉!!!!!!

正确的时间应该是1778年2月23日

再次致以深切的歉意


【历史向】阿尔弗雷德的往事·ä¸è‡ªç”±ï¼Œæ¯‹å®æ­»#31

有点卡文,这两天为了编年表查到些资料才有灵感更新orz


说明放在后头,欢迎评论区交流!!!


食用愉快!!!


面包,热汤、熟肉和酱菜。碗碟叮咚中,年轻的拉/法/耶/特侯爵嘴角上扬,不住地哼着他的家乡小调。一双拿着刀叉的手分割食物,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餐桌上跳舞,轻灵活泼的,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拉/法/耶/特,你高兴什么呢?”阿尔笑着问。

这一问可好,侯爵连餐刀都没放下,伸手便亲热地揽过他的朋友,吓得阿尔不住地往他怀里缩:“你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拉/法/耶/特可不管他说什么,另一只手高举盛着冷水的杯子,原本就炯炯有神的一双蓝色眼眸,现在更似暗夜星河,熠熠生辉。他语调上扬,带着自信与骄傲:“胜利属于我们!”

他这话弄得一桌子面面相觑,谁也搞不清楚,侯爵这又是在说什么怪话。

“亲爱的侯爵阁下,你发烧了?”汉/密/尔/顿拿腔拿调的语气中带着些许嘲弄。

他年轻的朋友也不生气,反而笑得更加灿烂:“不!相反,我从未如此清醒过!”

“那么,孩子,你想说什么?”华/盛/顿将军温和地看着他,好像在打量一个保守秘密的小孩。

青年笑嘻嘻地从衣兜里掏出一封信:“宫廷来信,就在一个多月以前,荣耀的法/兰/西和自由的美/利/坚成为了一家人!”

这样一个爆炸性的新闻,直让整间屋子鸦雀无声,每个人都在震惊中默默消化这句话的内涵。

“啊!”阿尔惊呼出声,打破了这份沉默,他只感觉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心则怦怦狂跳。他紧紧地搂住自己的朋友,激动地说不出话,只是放声大笑。

“胜利属于我们!”汉/密/尔/顿也止不住笑意。

劳/伦/斯模仿着拉/法/耶/特的样子,举起水杯,言语间尽是慷慨激昂:“为胜利干杯!为美/国和法/国的友谊干杯!”

“干杯!”

杯中虽是水,此刻饮来却不觉寡淡无味,反而带着些许酒的辛辣。

华/盛/顿将军放下水杯,平复了激动的心情:“中校,大/陆/会/议那边有来信告知此事吗?”

“您不用着急。”拉/法/耶/特截住话头,“我这是家书,写得潦草,官方文件要过来还得几天呢。”

“是了。”汉/密/尔/顿点点头,“不过我估计一周之内就能通知到我们,再过几个月,援军也该来了。”

“到那时候,我们的军队也该训练好了!”阿尔弗雷德双目放光,他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在不久的将来,大陆军被打磨成一把锋利的钢刀,能够狠狠地插进敌人的心脏。

“对。”汉/密/尔/顿亦是笑逐颜开,“不过,咱们的普/鲁/士将军和他的助理今天上任,不知道兵练得怎样了?”他说着,用胳膊肘碰了碰劳/伦/斯。

分管这部分工作的劳伦斯立刻会意,放下调羹:“今早我去看过,斯/托/本将军跟我简单说了说接下来的计划。”他顿了顿,“他要从每一百人当中抽出一人,组成一支骨干队伍,以点带面。”

“这样好!”拉/法/耶/特一击掌,“只用训练好这百分之一的人,整支队伍都不用愁了,能省不少事呢。”

“就让他先这样做吧。”华/盛/顿将军也点点头,“他有什么困难需要我们解决的吗?”

“别的也没什么,只是斯/托/本将军他的英语不太好。”

“那个基尔伯特不是会说英语吗?”阿尔插嘴道,“怎么不直接用他当翻译?也省事。”

劳/伦/斯面露难色,看向阿尔的眼神中多少带上些不满:“阿尔弗雷德,他是什么身份啊?”

这句话把阿尔问得摸不着头脑:“他是斯/托/本将军的助理啊。”

“他是黑森雇佣军的长官。劳/伦/斯是这个意思。”汉/密/尔/顿不耐烦地解释道。

“可是,既然我们已经把他留下了,现在又防着他,这是什么道理?”阿尔反驳他的朋友们,“基尔伯特把全副身家都撂在这了,他追求荣誉,只要我们能给他,还担心他会叛变吗?”

“对。”华/盛/顿将军点点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们就放手让他做翻译,否则难道要他白吃军粮吗?”

“将军阁下!”劳/伦/斯的语气颇有些焦急,“您总这样说,可是您信任的人当真值得信任吗?里/德,被俘虏的李,还有……”他连珠炮似地说到这,却突然打住了,“成,就照您说的办吧。”说罢,他也顾不得什么教养,起身,开门,头也不回地出了屋,只留下一桌人面面相觑。方才热乎的氛围也被开关门带来的冷风冲散。

“我去看看他。”阿尔说罢,冲着震惊到有些无所适从的将军略一颔首,随即转身去了。虽已近四月,屋外的冷气仍不饶人,方才从饭桌上下来的阿尔甫一出门,就被冻得打了个寒战。而方才在屋内发了脾气的劳/伦/斯,此刻正倚在门框边,皱着眉头,双手抱胸,看起来正生着闷气。

“约翰尼,你这是怎么了?”阿尔关切地问,“我还没见你这么……呃,愤怒过。”他想了想,还是把“失态”一词替换成“愤怒”。

“唉。”劳/伦/斯长叹一声,“咱们去练兵场,边走边说。”说罢揽过阿尔的肩膀,似乎是想寻求一些宽慰,缓解心头的憋闷,“几个月前‘细数总司令的四十五项失职’那件事,你还有印象吗?”

“当然。”阿尔回忆着,“盖/茨麾下不知道哪条好狗在大陆会议传的小纸条,列举开战以来将军的每一条指挥失误。大多数都是胡诌的。”

“我最近得了个小道消息。”劳/伦/斯犹豫着,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件事和盘托出,“这件事……其实是米/夫/林做的。”

“托/马/斯·ç±³/夫/林?!”阿尔不由得大惊失色,“怎么可能?将军待他不薄,他看起来也不像那种人。这消息可靠吗?”

“阿尔弗雷德,我父亲是做什么?”劳/伦/斯迎上对方难以置信的目光,“虽然我没见过他,但也知道,他看起来直率坦诚,颇得信任,替大陆军做了很多事,在我们来之前一直是将军的左右手。”劳/伦/斯摇摇头,“可人是会变的,在名利面前,人永远是不堪一击的。基尔伯特为荣誉而来,本质上和米/夫/林有什么区别?将军信任他,和信任米/夫/林又有什么区别呢?我真的很担心,我不希望将军再被人骗了!”

“老天。”阿尔被这新闻刺激得久久回不过神来,“可是军令已经下了,我们也只能照办。只希望基尔伯特不要辜负将军的信任。”

“我们只能祈祷。”劳/伦/斯再次叹息,随后松开阿尔,他们已走到练兵场边。可以看到,在平整的土地上,一个连队正在斯/托/本的指挥下操练着。很难想象,即使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斯/托/本仍能让这群昔日的“乌合之众”笔挺整齐地站在那里,横成行,竖成列。空旷的场地上,不时回荡着这位暴脾气军官夹杂着德语的怒吼。而这群年轻气盛的士兵好像还挺吃他这一套。

“我们去找基尔伯特吧,要是能让士兵们听懂他的话,效果一定会更好。”阿尔碰了碰劳/伦/斯的胳臂。

“好。”后者盯着那整齐的队伍,心不在焉似的,“希望能如我们所愿。”


简单的说明:

1.美法联盟:1778年2月6日,美法签订《美法同盟条约》、《美法友好通商条约》,这里拉法耶特收到的家书正是在说这件事。而大陆会议通过就是在今年的五月。美法联盟这件事其实独立之初就有盘算:

1776å¹´3月大陆会议指派塞拉斯·è¿ªæ©ä»¥å•†ä¸šä»£ç†äººèº«ä»½èµ´æ³•ï¼Œä»¥äº‰å–法国的军火援助和贷款。9月26日大陆会议又任命富兰克林为首的外交使团到巴黎,谋求法国对美国独立得承认和更多的援助。

马军. è®ºç¾Žå›½å¯¹æ³•å›½ç»“盟的缘起及演变(1776-1800年)[D].吉林大学,2007.

但是正如我在上文提到南方用粮食换武器,法国对美国的援助一开始是隐蔽的。但美国国内形势不容乐观,寻求援助心切。也就是在1776年9月24日,

“大陆会议通过决议,指令驻法使节们为了能争取法国对美国独立的承认,外交使团有权减少美国的要求,增加法国的权益,并承诺美国不会对英国讲和,直至法国夺取英属西印度群岛。”

同上。

当然,法国一开始对于与美国结盟没什么热情。首先是大陆军在战场上的节节败退,其次是法国国内的财政危机,当然还有这种殖民地独立的革命会不会影响法国殖民统治的疑虑。

不过富兰克林博士通过其高超的外交手段。用他本人的魅力制造舆论,又用假意与英国议和的手段不断向法国施压,加之1777年萨拉托加大捷。法国终于松口,决定与美国结盟。

2.托马斯·ç±³å¤«æž—与“总司令的四十五件失职小纸条”

这件小事是我从埃利斯美国建国史系列的《华盛顿传》里偶然发现的,其实作者本人也指出这件事可能只是一个政治传言,但为了为未来的一些事埋下伏笔,我就采信了米夫林是这件事始作俑者的观点。

3.斯托本的练兵手段

据(我也忘了哪本书)记载,斯托本总共抽出一个连队,一百多个人,进行以点带面的练兵,效果斐然。

【历史向】阿尔弗雷德的往事·ä¸è‡ªç”±ï¼Œæ¯‹å®æ­»#30

开始练兵了orz。

弗/雷/å¾·/里/克·å¨/廉·å¥¥/古/斯/都·å†¯·æ–¯/托/本(也有人译成司徒本),自称是普/鲁/士男爵,将军。其实就是腓/特/烈的助理罢了,男爵这个头衔也是祖上花钱搞来的,甚至名字里这个“冯”,也是虚构的,为了显示自己“男爵”的身份。不过他确实在大帝身边学来了练兵的知识,把大陆军练成了一支强大的军队。

他和基尔伯特的追求在这里很相似,基尔伯特想独当一面,到美/洲来寻求荣誉。可是英军没有给他应得的荣誉,从前文可以看出,基尔伯特每次出主意都被豪拒绝,而且他每次的想法都是正确的。他辛辛苦苦给英军干了一年多,结果被这样对待,心里实在不平衡,所以直接反了。到大陆军也是为了追求荣誉。


食用愉快!!!欢迎评论区交流orz


1778年3月下旬,费/城。

英/国陆军司令部灯火通明,门庭若市,从几里外就能闻见大厅中隐隐飘出的酒香。基尔伯特一个人路过时,盯着那金碧辉煌的大厅看了好一会儿。

今天这是办什么活动?怎么他一点儿风声都没听到?这样想着,他拦住一个衣着光鲜,步履匆匆,显然是准备赴宴的中校军官:“中校,今天是有什么活动?”

“贝什米特将军,您不知道?”对方显然有点惊讶,“豪将军今天宴请收复费/城的功臣,您难道不在列吗?”那人笑了笑,“您赶紧回去换身衣服吧!”说罢,转身到司令部去了,独留基尔伯特愣在原地。

威廉·è±ªï¼Œå®´è¯·æ”¶å¤è´¹/城的功臣,的的确确是没有请他啊!

基尔伯特只觉得气冲脑门,手脚发抖、发麻,一双手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立刻对着豪那张脸狠狠地捶上几下:“该死的混蛋!老子不干了!”半晌,他指着司令部大门啐了一口唾沫,也不管前来赴宴的军官们怎么把他当疯子看,基尔伯特大步流星地沿原路回营。

钥匙在锁孔里快速地转上两转,基尔伯特一把推开大门,任凭其摔在墙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噪音。

“本大爷我辛辛苦苦给你干了一年多,你不听我的也就罢了,现在这是什么意思!把我当什么了?你家的奴隶吗?!”他一边咆哮,一边胡乱抓起自己随身的衣物,硬往行李箱里塞。

不出十分钟,他打包好行李,一手抓起马鞭,摔门。那把可怜的钥匙被他愤愤地扔进路旁河沟,翻身跨上马,绝尘而去。

出城,快马加鞭不知走了多久。林间阴冷的北风裹挟着树杈上的积雪,拍打在基尔伯特因愤怒而涨得通红发烫的面颊上,倒让他逐渐冷静下来。他不再催动马匹,反而信马由缰,凭借着优秀的地理知识分辨方向,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现在英军他是绝对不会再回去了,豪那个家伙显然没把他放在过眼里。可能是看他太年轻,也可能不信任他口中的那些辉煌战绩。总之,是从来不肯信任他,不肯尊重他!可是基尔伯特就是为了尊重和荣誉才来当什么雇佣军长官的啊,既然豪不肯给他这些东西,那他就不伺候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可是他能去哪呢?要回去吗?不行,没有得到半点荣誉就回普/鲁/士,只怕是要遭人鄙视,以后还怎么在军中立足,他至少也算个将军。但不回去,难道要去投靠大陆军吗?他身为以凶狠闻名的黑/森军团的长官,怕是军营还没进去,就要被人打死吧。

这样想着,一向不可一世的基尔伯特·è´ä»€ç±³ç‰¹å°†å†›é•¿å¹ä¸€å£°ï¼Œé¢å¯¹ä¸€æœ›æ— é™…的苍茫雪原,顿感前途迷茫。

“贝什米特将军,是你吗?基尔伯特·è´ä»€ç±³ç‰¹å°†å†›ï¼â€

正在他望着地平线出神时,不知是谁浑厚的嗓音从他的身后传来,基尔伯特循声回首,却只见一位身着黑色军装大衣,面色苍白,身材略有些臃肿的军官,骑着高头大马朝他走过来。基尔伯特认得他,是陛下身边的助理将军——斯/托/本。

“是我!”基尔伯特高声应道,“斯/托/本,你怎么在这?”

斯/托/本一时没有回答,待行至他身侧,露出一个笑脸:“我还没问您呢?自从柏/林一别,连陛下都不知道您的行踪。”

“我嘛。”基尔伯特被他问得有点窘迫,怎么回答,难道要实话实说他当了雇佣军的长官,在这受英/国将军的闲气?这样想着,他吸了吸鼻子,“我一直在欧/洲游历,听说美/洲这边打得不可开交,就来看看。你呢?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哦,我啊。”斯/托/本倒没怀疑,“我这不是想挣点军功回去吗?有一位富/兰/克/林博士替我安排,现在正要去大陆军赴任。”

“大陆军?”基尔伯特忽然意识到,如果能跟着斯/托/本一起去,他的身份也就不再尴尬了,“太好了,我正想去大陆军看看,你我不如同行吧。”

“我的荣幸。”

两人一路聊着,基尔伯特也从斯/托/本那里打探到大陆军的诸多信息。原来他们在福/吉/谷修整,但日子并不好过。最重要的是大陆军军纪不严,倒不是说总司令治军无方,而是他所熟知的那套训练方式,对于这么一帮乌合之众而言实在是收效甚微。这一点基尔伯特早从以往的交手中意识到了,目前能把大陆军联系起来的纽带恐怕只有对自由的追求,但这种感情并不能支持他们成为一支优秀的军队,顶多偶尔打几场胜仗已属不易。

斯/托/本带来的正是训练军队的方法,他跟在腓/特/烈身边,虽说只是个助理将军,但只是看着也该看明白了,照猫画虎谁还不会了?就凭这个,富/兰/克/林博士给他改了身份,让他从一介助理成为比基尔伯特还高一级的将军,可见大陆军现在就缺他这样的人才。基尔伯特脑袋灵光得很,他知道这是个好机会,斯/托/本的练兵经验再怎么着也不如他——一个真正的将军,抓住这一点,他很容易就能在大陆军立足。

这样一路盘算着,他们也就到了福/吉/谷营房门前,凭着斯/托/本的介绍信,基尔伯特也跟着进了大门。有别于同伴东张西望,研究工作如何开展,基尔伯特只觉得心虚,低着头,生怕被人认出来。

这样挨着,可算是挨到司令部。基尔伯特这回更害怕了,他额头虽冒着冷汗,但仍努力做出一副镇定的模样,故意昂首挺胸,抑制住发音中的颤抖:“可算到了。”他扯出一个微笑。

斯/托/本冲他笑了笑,挑开厚重的门帘子,竟还绅士地示意他先进去。基尔伯特控制不住地瞪了瞪眼睛,但又怕被看出端倪,只好硬着头皮进门。屋内,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他看,正中间坐着的是总司令,左侧大办公桌前围坐的是助理们,右侧还有几个人或站或坐,那是几位将军。

“基尔伯特·è´ä»€ç±³ç‰¹ï¼Ÿï¼â€æ­£æ˜¯å³ä¾§çš„某人率先认出了他,基尔伯特闻言心头一颤,转过头去,那人正是斯/特/林将军,长/岛之战,还是基尔伯特接受了他的投降,“琼斯中校,费茨杰拉德中校,你们两个怎么安排的防务,让他一个敌军长官跑到咱们军营里来!”

他此言一出,屋里便乱了套。阿尔弗雷德和费茨杰拉德没时间争辩,冲到总司令跟前,拔枪对准了基尔伯特;汉/密/尔/顿则和拉/法/耶/特堵住门口,不让他跑出去;劳/伦/斯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挪到墙根,试图找到一捆麻绳。

看着这架势,基尔伯特一时竟愣在当场,心里的第一个念头是:“这种应变能力,他们训练我们还差不多。”

于是斯/托/本走进屋来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幅图画,大陆军高级军官齐聚一堂,一个个面色不善。见他进来,更是如针般紧紧盯住他。

“你是谁?跟他是不是一伙的?”出言质问的是拉/法/耶/特,别看他年纪小,眼神也像要杀人似的,直看得斯/托/本心里发毛。

不过他身正不怕影子斜,自若地掏出介绍信,开口却是蹩脚的法语:“我是富/兰/克/林博士推荐的普/鲁/士军官,斯/托/本,这位是我在普/鲁/士军队的下属,他叫……”

“我们都知道他叫什么。”汉/密/尔/顿没好气地说,“把信给我。”

斯/托/本看这如临大敌的架势,只好乖乖把信递到他手中。汉/密/尔/顿一手展开信,枪却还指着对方,一刻不肯放松。

“哦,还真是。”他小声嘀咕,随后拍了拍拉/法/耶/特的肩膀,朗声道,“没事了。”

大伙这才算松了一口气,回到原位上。斯/托/本见状轻轻推了基尔伯特一把,走到总司令跟前:“弗/雷/å¾·/里/克·å¨/廉·å¥¥/古/斯/都·å†¯·æ–¯/托/本,前来报到!”

基尔伯特这会儿才缓过神来,但只是敬了个军礼,什么也没说。

华/盛/顿将军先是满意地看了看斯托本:“不必拘谨,你现在是大/陆/会/议任命的将军,只管做好本职工作,其他有什么事随时找我解决。”说完,他又转向基尔伯特,神情严肃,“不知您到这来有何贵干?”

可能还是有心虚的成分在,基尔伯特着实被他的威严镇住了,犹豫半晌才敢说话:“我不想跟着英军做事了,他们不肯尊重我,所以……”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我也会练兵,可以帮着斯托本将军,你们跟我交过手,也知道我的部下纪律严明。”

“对。”将军点了点头,“但我也知道,你曾经是黑/森军团的长官。”

“没错,你让我们怎么信任你?”阿尔插嘴道。

拉/法/耶/特见状也帮腔:“对,黑/森军团纪律严明,但以残暴著称,我们大陆军不学你那一套!”

“我是普/鲁/士!”他红着脸大声争辩,随后又觉得这话不太对,“我是普/鲁/士人!我只希望得到应有的尊重!你们……这……”他结结巴巴的,“这样好了!”他说着,把胸前佩戴的勋章一个个扯下来,摔在办公桌上,“这些都抵在你们这,要是我做的不好,这些就归你们了!”

当他放下勋章的那一刻,整间屋子都安静了。他们知道,基尔伯特这回是把荣誉押在这里了,而荣誉对一个军官而言,可称为身家性命。

“那你怎么确定大/陆/军能给你应有的尊重呢?”总司令问道。

基尔伯特憋着个大红脸,决定还是实话实说:“我不能确定,但我愿意赌一把。总不能两手空空回去吧。”

将军于是点点头:“好,那你就留下吧。”


【历史向】阿尔弗雷德的往事·ä¸è‡ªç”±ï¼Œæ¯‹å®æ­»#29

康威阴谋到这里就落下帷幕。


食用愉快!!!欢迎评论区交流


1778年3月上旬,约/克城。

落地窗框住夕阳晚照,正是一天的傍晚。盖/茨斜倚窗前,没有掌灯,只是漫无目的地看着楼下人来人往。

“盖/茨将军?您找我?”一位身着大陆军军官制服的年轻人敲了几下门。

盖/茨这才回过神来:“约翰?啊,进来吧。”

年轻人的军靴显然是刚踏过雪,走在大理石地面上,吱吱呀呀的,惹人心烦。盖/茨皱起眉头,并未调整坐姿,以一声叹息作为谈话的开始:“康/威辞职了,可是乔治,还在那个位子上。”

年轻军官知道他的意思,略加思索,随后向前探身,语气带着自信:“盖/茨将军,现在看来您用康/威羞辱那位的计划,算是泡汤了。”他顿了顿,毫不畏惧地迎向盖/茨明显窘迫且不悦的目光,“大陆会议那边,现在主席是劳/伦/斯,也就是他身边那位约翰·åŠ³/伦/斯的父亲,更是把议会盯得紧。再加上上次查账,南方凭着和法/国的军火贸易,更是力压北方一头,现在有心支持您,也没办法了呀。”

“你别净说这有的没的!什么情况我自己不清楚吗?我要你给我想办法!想办法!”盖/茨算是被他这个可恶的副官气坏了,一张脸涨的通红,用指挥刀的刀柄一个劲地敲打地面。

“我的老将军,别急啊您!”约翰·é²å§†çœ¨å·´ç€ä»–灰绿色的眼睛,“听我说,我们可以拉拢他身边的人,削弱他的力量,然后徐徐图之。”

“拉拢谁?”盖/茨余怒未消,撑着下巴靠在沙发上,语气仍是不善。

鲍姆笑吟吟的:“您想想,他的身边,谁天真好骗,谁的离开能给他以致命一击呢?”

“好骗……?”盖/茨侧过头,眼神中满是不解,“谁呢?”

“您啊,真是年纪大了。”鲍姆毫不忌讳地笑出声,“拉/法/耶/特侯爵,还有那个琼斯中校。上回康/威派去的那个使者怎么说的来着?他俩十几二十岁的人了,还天天守着箩筐抓鸟玩呢!您说是不是幼稚。”

“哼,还有这事呢?”盖/茨忍俊不禁,“那倒是挺幼稚。”

看着他的上司喜笑颜开,鲍姆却收敛了笑容:“但还有一个问题,琼斯中校据我所知,和那位乔治亲如父子,我们能把他拉拢来吗?”

“嗯,没什么问题。”盖/茨沉吟片刻,“那时候叛徒达内尔和我一起接洽过他,这位中校一直跟着那个叫什么汉/密/尔/顿的,看起来毫无主见。”

“那好。”鲍姆点点头,“只要能把他俩,尤其是拉/法/耶/特拉拢来,法/国就会站在我们这一边,更别提他骁勇善战,深得爱戴。至于那个琼斯中校嘛,视若己出的孩子叛变,搁谁谁也受不了啊。”

“行,你看着安排就是。”盖/茨长舒一口气,轻松地靠回沙发背上,嘴角上扬。

两天后,福/吉/谷。

自从大陆军提交账本,大/陆/会/议就意识到——让北方来主导这支军队是没有好处的,势必会造成强大的南方的不满。加之南方议员的坚定支持,以及总司令坚定拥护者的舍命相护,康/威终于在一次决斗中被打穿了脸颊。那位以生命捍卫总司令名誉的将军轻蔑地啐了他一口:“这下看你还怎么胡言乱语。”

康/威辞职。扫除舆论以及政治障碍,汉/密/尔/顿进一步向议会以及各州施加压力,于是一条稳定的供给线成功建立,虽然物资不多,但至少没人会饿肚子了。

这几天下来,每个人都倍感轻松,工作也不忙,下午得了空就凑在一起谈天说地,总算是有几分冬日修整的样子。

今天也不例外。阿尔弗雷德亲热地贴着拉/法/耶/特,两个人正阅读着两个月前富/兰/克/林博士写就,却在今天刚刚寄到的信件。信上说虽然西/班/牙不愿结盟,但他有把握在两个月之内与法/国结为正式盟友。

这让两个年轻人都是心潮澎湃,拉/法/耶/特吹嘘起法/国陆军如何如何战无不胜,如何一次又一次打败英军,如何收复国土,建立起今天的伟大王国。阿尔就一个劲地点头,眼睛里的期待和崇拜都快要溢出来。

与法/国军队交过手的华/盛/顿将军只是听,不发表意见,但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在思考。法军与英军已是老对手,彼此的优势劣势都了如指掌。法军虽然强大,但面对英/国,也未必就能发挥全部优势。反而是处于弱势的大陆军,不按常理出牌,反而能致胜。但是,如果大陆军这样的战法,加上训练有素、纪律严明呢?

他正盘算着,一位传讯兵忽然出现在门口,得到准许进屋,第一时间却是走到拉/法/耶/特身边,对华/盛/顿将军只是远远敬礼致意。

“侯爵,盖茨将军邀请您和琼斯中校去南边村上那家暖炉饭店赴宴,商量让您去北方,筹备攻打加/拿/大的事。”

阿尔听他这样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调动军官这样大的事情,竟然不先行请示总司令吗?但他正欲给对方点颜色瞧瞧,拉/法/耶/特却一下子跳起来,一举一动都表现得极其兴奋:“啊!我愿意去!阿尔,跟我一起去,一起去吧!”说罢,他一只手悄悄拽了拽阿尔的衣摆,面上却还是夸张地笑着。

阿尔隐约意识到,拉/法/耶/特有后招,于是勉强咧开嘴,干笑几声:“好。”

他们一前一后出了门,一直沉默着的劳/伦/斯这才皱着眉头开口:“这是怎么一回事?”

把他俩小动作尽收眼底的汉/密/尔/顿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放心吧,侯爵有把握。”

拉/法/耶/特的确有把握。他们一到饭店,盖/茨就满面春风地迎上来,亲自招呼他俩。又是请他们坐,又是给他们倒酒,姿态放得低,举止也挑不出错处。说实在的,要不是看他实在可恨,面对这样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将军的热情款待,阿尔和拉法耶特早该不好意思了。在他们身边,除盖茨外,还有一位生着灰绿色眼睛、亚麻色头发的青年,始终挂着一抹笑,比起盖茨的热情,倒显得有点冷。

酒过三巡,是拉/法/耶/特先止住盖茨斟酒的动作,笑得灿烂非常:“盖茨将军,我们还是谈谈远征加/拿/大的事吧。”语气中满是迫不及待。

“哦,好啊。”盖/茨应下,“鲍姆中校,你来跟将军解释一下。”

名为鲍姆的军官点点头,笑意更甚:“将军不远万里而来,求的不正是荣誉?您此前在白/兰/地/湾一战,虽说足以使您名扬四海,但无论如何,您的身份还是总司令麾下的将军之一而已,您的每一块军功章,始终是要分给他一份。”

拉/法/耶/特笑而不语。

“但如果您到北方去,我们可以给你一支单独的队伍,您可以享受所有的荣誉,而不需要屈居人下。”

听完,拉/法/耶/特举起面前的酒杯:“您说的有道理。”阿尔也随之附和,举杯。

盖茨和鲍姆面露喜色,他们也端起酒杯。鲍姆朗声道:“好!那就让我们为大陆会议干一杯!”

“为大/陆/会/议干杯!”

阿尔弗雷德已经知道拉/法/耶/特的打算,于是盯着盖茨的眼睛,似笑非笑:“将军,今天高兴,我们再干一杯,就让侯爵为我们祝酒吧。”说罢,他站起身,为拉/法/耶/特斟上一杯酒。

后者起身,与他的朋友对视一眼,随后举杯:“各位,为华/盛/顿将军干一杯!”说罢,他与阿尔一饮而尽,酒杯则投入壁炉,摔个粉碎。

一瞬间,气氛降到冰点。盖/茨瞪圆了眼睛,嘴唇开开合合,却没能组织起完整的句子。鲍姆则像根木头似的愣在那,一声不吭。

“为求荣誉而来?你们未免也太小看我了。”拉/法/耶/特拉上阿尔的胳膊,连个眼神都不肯给他们,“我永远支持华/盛/顿将军,以后谁再跟我说今天这种话,小心我不客气!阿尔,我们走!”

“霍/雷/肖·ç›–/茨,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阿尔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后者则瞠目结舌,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鲍姆却忽然笑出声:“阿尔弗雷德!你倒是忠心,可你有没有想过,你忠于人家,人家忠不忠于你?凭什么,那个叫汉/密/尔/顿的副官,没来几天就能当你的上司?你有没有想过?”

“呸!”阿尔只觉得怒不可遏,“总司令的人事任命,什么时候轮到你多嘴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是你能挑拨的?”

说罢,他冷哼一声,随拉/法/耶/特扬长而去。


先讲托/马/斯·åº·/威,他来自法/国,是为追求军功而来,可能是为了达到目的,他总是说别人的坏话,而华/盛/顿将军不吃他这一套,所以跟他的关系不太好,当然也不可能给他任何荣誉。于是被战争委员会主席——盖/茨任命为监察将军,以此达到羞辱总司令的目的(因为这个职位是有监督大陆军,当然也能监督总司令的权力的)盖茨是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逼迫华/盛/顿辞职,但人家根本不理睬他这一套。

康威则死性不改,开始攻击华/盛/顿将军,但是毕竟他是个外国人,就算大陆会议真想撤换总司令,也轮不到他推波助澜,所以他其实树敌不少,大陆会议也不太待见他。查账事件虽然是我瞎编的,但也能看出来确实是里应外合,大陆会议的几名议员共同促成康威倒台。

而这整件事,又反映出一个大/陆/会/议内部早期派系斗争,以及南北矛盾的问题。显然盖茨是得到了北方的支持,因为南方人当总司令当了太久,而且在部分人眼里,这个总司令当得还不怎么够格。因此就有了一批议员,希望能更换总司令的人选。这里面就包括我提到的亚/当/斯和李。

不过南方还是强大的,正是南方的货物使得大陆军一直能得到法/国军火的支持,因此将军调换账本顺序,正是为了提醒他们这一点。

盖/茨真的少做他的春秋大梦为好